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神明大人 04

 *OOC


 *与三次元无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elmo的出镜率那么高


*我觉得我在写什么少女漫


*为什么从歌词的角度来写月子字数就会一下子变多


*不知道为什么要说总之看完不要打我【没有人要打你好吗


*OOC

 能被人看见的神明歌词X普通人 (da tian shi)天月 
 
OK? 
 



天月其实真的算得上是帮伊东歌词太郎提早把贷款还清的恩人。毕竟像这种小神社,除了每年正月和夏日祭,是几乎没有人会来的。所以如果不是天月的话,估计伊东歌词太郎还得等上五个月左右的时间也说不定。 
 
作为一个神明,音乐算是伊东歌词太郎少数不多的爱好,而且是热爱的爱好。要说有多热爱,按他的话来说就是:“如果生成了人的话不唱歌就会死”这种程度。因此当丢掉了“贷款”这个包袱,抱起那把吉他的时候,伊东歌词太郎内心的愉悦和感动是不言而喻的。 
 
总之当好久不见的好友lefty提着自己的吉他来找伊东歌词太郎时,就看见这个人正一脸幸福地弹着吉他的样子。 
 
“那家伙的表情活像是坠入爱河的少女,真不知道对象是吉他还是你。”三年以后,lefty在和天月闲聊时这么说。 
 
至于听到这种事情的天月表情有多精彩这也是后话了。 
 
总之吉他也有了,队友也有了,伊东热爱音乐太郎觉得自己组一个乐队的梦想也终于能实现了! 
 
结果乐队刚刚成了个形,他就被赶出了自己的家门。原因是有一次他正在神社吃午饭的时候被来这里参拜的人给看见了。 
 
毕竟这位神明大人吃的是别人送给自己的贡品。 
 
于是就这样被愤怒的镇民们感出了神社,乐队也因为主唱的悲惨遭遇和他像车祸现场一样的外貌(自称)而不了了之了。 
 
虽说因为害怕他这位神明被吃了贡品而愤怒,来神社供奉的人,尤其是老奶奶老爷爷变多了,但是伊东歌词太郎表示比起那个没地方住这件事情比较的重要。 
 
虽然可以暂时住在lefty家,但也不能一直这样吧? 
 
坐在lefty给自己的地铺上发了三十秒呆的伊东歌词太郎一拍被子,当机立断:去打工吧! 
 
 其实这篇文的名字叫打工吧神明大人来的。 
 
这个时候伊东歌词太郎非常庆幸自己少数爱好之中热爱文学的这个爱好让他能够得一份当补课教师的工作,成功租到了一间小屋子,还买到了一台还算不错的电脑。 
 
按理来说伊东歌词太郎只要在外面稍微呆上个几年就能回去了,不过他发现这样的生活好像还不错。生活得很忙碌,不过很充实,至少比整天坐在鸟居上往外看要有意思的多了。 
 
尤其是当他某一天在路边捡了两只小白猫的时候更是这么觉得。 
 
现在他过上了有(zu)房养猫,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生活。 
 
虽然这么说,不过因为生活实在太过充实,伊东歌词太郎的音乐梦想暂时就被放在了一边。直到某一天lefty告诉了他niconico这个网站,他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希望的曙光。 
 
 正是这个网站促成了一段姻缘。 
 
这天,当伊东歌词太郎像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脑后,他发现有人在推特上推荐了自己的歌。 
 
这种事情并不会让他感到太过惊讶,让他惊讶的是这个人的名字。 
 
天月-あまつき- 
 
这个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脑子里作为一个神明的直觉在biubiubiu地乱叫。 
 
为了确认去逛了一下他的主页,发现对方也有在nico上面投稿。听了几首以后伊东歌词太郎感觉坐不住了。这个声音!绝对就是那个孩子! 
 
迫不及待地发了私信过去之后,两人渐渐开始接触了起来。正巧那一段时间,天月似乎正和他的同伴们在办live,想都没想的伊东歌词太郎直接就跑去了开在自家附近的那一场,结果发现人家票卖完了,他只好用自己的能力从后台混进了现场。 
 
在路过休息室时,他从半开的门外看见了那个孩子。 
 
相比起两年以前看起来脾气很差的杀马特造型,现在的他看起来变得可爱了很多。染成浅色的头发蓬蓬松松的,配上他那张看起来变圆了很多的脸就像一只金毛的猫咪。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他一紧张就会碎碎念的毛病吧。 
 
悄悄读了个心的伊东歌词太郎这么想。 
 
天月的歌声很有感染力。虽然能听出因为紧张尾音带着的一点点难以抑制的颤抖,但同时他也能从歌声里感受到,那孩子对音乐有着和自己一样多的热情。 
 
啊,好想和那孩子一起唱歌。 
 
伊东歌词太郎不禁这样想道。 
 
所以那场live结束了以后他就马上约了天月和他一起去录音室,甚至来不及思考是否失礼的问题。 
 
约定的那天,伊东歌词太郎特意提早了二十分钟到达了约定地点,结果发现天月居然已经到了。 
 
那孩子绝对是太紧张了昨天晚上没睡着吧,毕竟要来见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呢www
 
伊东歌词太郎先生,原来你有自觉啊。 
 
似乎是自己给天月带来的冲击力太大,一路上他的眼神都是空洞的,而内心的碎碎念则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直到伊东歌词太郎开始录音,天月内心如同上百只elmo一齐高声歌唱青蛙之歌一般的碎碎念忽然停止了。 
 
好奇的伊东歌词太郎撇了一眼天月,然后就移不开视线了。 
 
那孩子的眼睛就好像夜晚的星星一样闪着光,一脸向往希望的表情不用读心都能想到他在想什么。 
 
和lefty打了暂停的手势,伊东歌词太郎眯起眼睛看着天月:“天月君!要不要来合唱呢!” 
 
天月一愣,反应过来以后马上惊慌地摇头。 
 
“不行不行我今天只是来看伊东桑你录音的啦再说我会拖伊东桑的后腿的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啊,这孩子果然好可爱啊www
 
lefty“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天月君你不用那么紧张啦,我估计歌词太郎他一早就打定主意要和你合唱了。” 
 
“诶?”天月看看lefty ,又看看笑咪咪的伊东歌词太郎,“好…好吧……” 
 
在天月看不见的角度,伊东歌词太郎悄悄朝lefty点了个赞。 
 
似乎是实在太紧张了,天月的脑子里一直循环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会拖伊东先生的后腿的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伊东歌词太郎有些无奈地看着紧张得连小金毛都在微微发抖的天月,抬手拍了拍他的脑袋。 
 
“天月君。” 
 
天月微微抬起头,对上了伊东歌词太郎那双温柔的细长双眼。 
 
“天月君的歌声很棒哦,所以轻松地唱就好。” 
 
啊啊,这个感觉又来了,被击中心脏的感觉。 
 
天月看着正看曲谱的伊东歌词太郎,发现自己意外的没有那么紧张了。 
 
而一边的lefty先生感觉自己眼睛快要被闪瞎了。 
 
——— 
 
“说起来天月君的歌声可真响呢,果然还是很紧张?” 
 
“啰啰啰啰啰嗦啦你!”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