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醉酒

(๑•̀ㅂ•́)و✧因为机油说想看歌词喝醉了以后撒泼打滚大半夜码的产物

所以没有肉


*OOC注意

*勿代三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醉鬼伊东三岁太郎出没主意


OK?GO !(๑•̀ㅂ•́)و✧


天月艰难地走在旅馆的走廊里,被他扛在肩上醉得东倒西歪的人脚下一个趔趄险些就把他按倒在地上。险险地稳住自己,他忍住想要暴打肩上神志不清嘴里还咕哝着乱七八糟的胡话的恋人,又把对方往肩上拉了拉,继续往房间的方向走。

 

如果神明愿意给他一个回到过去的机会,他一定不会在之前前的庆功宴上跑去厕所接电话。

 

并不是什么很重要的电话,只是某个友人打来约他有空一出去玩之类的,东扯西扯也稍微拖了一点时间。谁知挂了电话走出来,就听见歌词太郎的大嗓门喊着干杯之类的话。心头升起了不好的预感,等他赶到他们的桌位时果然看到已经开始醉醺醺的歌词太郎,手边摆着一个已经喝空的酒瓶。

 

这家伙发什么神经啊!!!

 

被眼前的景象气得说不出话来,天月一时只能站在歌词太郎身边瞪着他。

 

歌词太郎的酒量相比于天月来说还是不错的,稍微喝上几杯也不至于会喝醉,不过这可不代表在短短这么一点时间里就喝掉这么一瓶酒就会没事。

 

而且……

 

注意到身边站着的人,歌词太郎一抬头便撞见了天月气鼓鼓的脸,他眯起眼睛对着对方嘿嘿一笑,忽然伸出细长的胳膊抱住天月:“最喜欢天月くん啦!!!!”

 

酒品超差的!!!!!

 

结果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天月就只能红着脸被歌词太郎抱在怀里,听对方不停重复:“最喜欢天月くん啦!”“天月くん最可爱了!”这一类的酒后告白。如果不是因为周围的朋友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他真想当场学习そ某氏给对方来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阻止他的发言。

 

坐在他们对面的kony憋笑憋得满脸通红,随便帮他找了个借口让他扛着歌词太郎回房间。巴不得立马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天月自然是乐得赶快逃离这个让他害羞得无地自容的现场。

 

“唔……最喜欢天月くん啦……!”经过刚才的大闹以后总算是累了,现在歌词太郎只是软软地趴在天月背上,把带着酒气的温热告白喷在天月耳侧,让对方痒得忍不住缩缩脖子。

 

终于找到了他们俩的房间,天月困难地从口袋里掏着房卡,无奈地附和着:“是是是我知道啦……”

 

门卡扫过门锁发出滴的一声,天月推开门走进去,把肩上的人的外套扒掉甩在床上,自己也倒在旁边,喘着气放松自己开始发酸的手臂。他气愤地在心里计算歌词太郎今天给自己添了多少live以外的工作,想到自己刚才面对的窘境,他盘算着明天至少也要从对方手里坑一瓶可乐才解气。

 

并不知道此时恋人心里在“算计”自己——是说他也没有那个余力去思考这些——歌词太郎仰面躺在旅馆干净的床铺上,也许是刚才被天月扛着到这里,现在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的关系,或者是因为在呼吸时体内的酒精被蒸发掉了一些,他稍许清醒了一些,恢复了些体力,又放大音量喊了一声:“最喜欢天月くん啦!全世界最喜欢的除了音乐小姐就是天月くん你啦——”

 

这话听在现在的天月的耳里却让他更加不满了。

 

他翻了个身,凑近歌词太郎旁边:“说到底我在歌词太郎さん心里地位不如音乐小姐高嘛?”说话时语气里带着连本人都没有察觉的醋味。

 

歌词太郎的思绪沉沉浮浮的,好歹把刚才天月吃醋的发言听了个大概。他想了一会儿,侧身和身边的天月面对面,距离近得几乎要鼻子贴鼻子:“嗯?嗯……并不是这个意思哦?”他抬手抱恋人的腰,亲了一下对方的鼻尖,“你看,音乐可是对于歌词太郎来说和生命一样重要……比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哦!所以天月くん,对歌词太郎来说是和命一样重要的!”这样说完他收紧了手臂,把脸埋在对方的颈窝,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味,再次开口:“歌词太郎最喜欢天月くん啦——!”

 

被细长的手臂圈住了腰,呼吸间闻到的都是一股酒气,混杂着对方自身的气味,天月恍惚觉得自己可能也喝醉了,否则怎么脸会那么红还晕晕乎乎的呢?

 

他也抬手抱住歌词太郎,语气里没了刚才酸溜溜的醋味,只剩下甜甜的苏苏软软的羞涩:“什、说出这种话来歌词太郎さん都不害羞嘛……”

 

“才——不会呢!因为我最喜欢天月くん啦!”毫无逻辑的发言,不如说歌词太郎只是单纯地想要说后面那句话而已。

 

“是是是——我知道啦!”天月揉揉对方蹭得乱七八糟的头发语气里全是无奈。

 

这之后歌词太郎忽然安静了下来,天月想歌词太郎发完酒疯兴许终于累了睡着了,刚想去够放在床头的被子,脸却忽然被一双大手捧住,被迫对上一双因为酒精而迷离,带着不满和委屈的细长眼睛。

 

“天月くん呢?”

 

“啊?”天月有些懵。

 

“我刚才一直在跟天月くん说喜欢呢,但是却一个回复都没有收到!这不是一直是我在说喜欢吗,我也想听天月くん说喜欢歌词太郎啊!”

 

完全就像是小孩子讨糖果一样的发言,听得天月万分无奈:“所以歌词太郎さん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喊喜欢我吗?因为想听我回复你?”是不是笨蛋啊这家伙……

 

“一半是因为这个啊,还有一半原因是因为喜欢就想大声说出来嘛——”

 

尤其是发酒疯的时候对吧,天月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

 

无奈的心情占了多数,但看对方眼神里的失落又让他于心不忍,天月抿了抿嘴,半晌才红着脸开口:“我……我当然喜欢歌词太郎さん啦……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嘛……”

 

“我是说不出歌词太郎さん刚才说的那样让人害羞的台词啦,但是我也最喜欢歌词太郎さん啦!歌词太郎さん,绝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哦!所以说,你不要不安啦!”

 

歌词太郎看着眼前恋人红扑扑的脸蛋上绽放的笑容,听着尾音带着害羞的颤抖的告白,被酒精蒸得高涨的爱恋之心越发膨胀了。他捧着对方的脸颊,凑近去亲吻他明亮的眼睛,一路向下亲吻到了鼻尖,在他顺从地张开嘴时含住了他甜甜的带着可乐味的嘴唇,短暂地分离一下,再迫不及待地吻上去,期间发出令人害羞的啾啾的声音。

 

天月闭着眼睛,顺从地配合着对方的动作,感受到鼻息间口腔里都染上了酒味,他想一定是因为这样自己的脸才会越发发烫了。

 

粘糊糊的,撒娇似的亲吻持续了一会儿,歌词太郎才满足地放开了天月,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把对方搂在怀里。没过多久,天月感觉到抱着自己的酒鬼呼吸平稳了起来,显然是终于累了睡着了。

 

无奈地看着对方嘴巴一张一合的睡脸,拉过床头的被子盖住对方和自己,忙活了一天,刚才又增加了那么多额外的“工作”的他也抵抗不住睡意陷入了梦境。

 

第二天早上先醒过来的是天月。窝在对方怀里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儿,他才渐渐清醒过来,去看歌词太郎。对方看来也已经转醒了,他便抬手,轻捏对方的鼻尖:“早啊,醉鬼太郎。”

 

原本眯着眼的歌词太郎这才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对着对方同样迷迷糊糊的脸发了一会儿呆,才慢半拍地道了一声:“早安,天月くん。”顿了一下,他才意识到了什么,“醉鬼太郎?”

 

“是啊,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大闹了一场呢。”

 

“我……没有做什么失礼的事吧?”

 

“……”空气一瞬间凝固了。

 

“完全不记得了呢……我觉得我应该没有做什么失礼的事……吧?”

 

这样一句话出口,便啪嗒一声碾碎了天月的冷静理智,只留下一阵怒火。

 

“绝对不原谅你。”忍下这样一句话,天月便翻身下床,跑进了厕所。

 

“等、天月くん?!”歌词太郎坐起身,看着天月冲进厕所,听到咔哒一下的锁门声,又唤了几声天月。

 

确认对方暂时不会出来后,歌词太郎倒回床上,把脸颊发烫的自己包在了棉被里。

 

怎么可能不记得啊!!!!不管是因为一想到这次聚会之后又要好久见不到天月寂寞得不小心喝多了,还是那之后羞耻得吓人的真情告白,还是可怜兮兮的讨告白,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历历在目。

 

伊东歌词太郎氏,觉得自己这次脸丢大了。

 

不过……

 

一想到昨晚害羞得红扑扑的恋人,他的爱怜之心便一下子膨胀起来了。

 

好像……偶尔喝醉一下发发酒疯也不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