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旅行·到着

*OOC
*勿代三
*腻腻歪歪

看了小森林后突然想写写看他们卿卿我我地手牵着手,进行一场温馨的腻歪旅行的故事。

OK?Go!ε٩( º∀º )۶з

—2—

旅馆的位置比较偏,两个人手牵着手走了约莫十分钟的时间,在手心沁出的汗水让人感到黏腻不适之前转进一条支道,到达了之前预定好的旅馆。

天月打量着眼前不大的门面,注意到门前挂着画有温泉标志的小旗子。

等待天月把注意力从门前的小旗子拉回来,歌词太郎才伸手推开门,和他一前一后地走了进去。

天月扶着行李箱站在一边,边等歌词太郎向站在前台后穿着浴衣的妇人取预定房间的房卡,边观察着眼前的大厅。

和门面一样,大厅并不是很大。但可以从细节的装饰看出这里并非什么廉价的旅馆。摆在前台旁的板报上贴着各种留言条和照片,其中有同时出现在几张照片上的面孔,似乎是旅馆的常客。看样子这家旅馆还是接待当地的常客比较多。

也不知歌词太郎さん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呢……

这样想着天月把视线投向歌词太郎,刚好看见他晃晃自己手里的房卡,示意跟上他去预定好的客房。

有些慌乱地向在前台内的妇人点点头,天月拖着自己的行李箱跟在歌词太郎的身后往里走。

今天是工作日,现在又是上午,旅馆里还几乎没有什么客人。不怎么宽敞的走廊里只能听见两人的脚步声,以及两个行李箱在地面滑行的声音。

天月亦步亦趋地跟在歌词太郎左后方,偏头去看歌词太郎的侧脸。

和上次见面时相比好像黑了一点点,但气色却比之前要好。天月能看见他左边的脸颊上多了一颗痘痘,但看不见那颗点在右眼角的泪痣,这让他莫名地气馁。

注意到天月的视线,歌词太郎放慢了脚步,偏头把询问的眼神投向他。

刚刚还很想看到的泪痣一下子映入眼帘,天月的气馁一下被满足的愉悦替换,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他趁歌词太郎把注意力投向他时道出了自己的疑问:“歌词太郎さん,以前来过这里吗?总觉得你对这里很熟悉。”

“啊啊,”歌词太郎点点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在走廊上的门牌标志,“以前在这附近开live的时候,当地的fan说这里的温泉很棒,山上还有一个很灵的小神社什么的……后来来这里了解了一下,果然是个很受当地人欢迎的旅馆啊。所以就想着,一定要带天月くん来……啊,天月くん,要买饮料吗?”话题戛然而止,歌词太郎指着不远处拐角的自动贩卖机,转头问他。

原本听着歌词太郎说话的天月被拉回了注意力。他想了想,点点头。

扔了一枚500円硬币进去,天月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可乐的按钮,就听到耳边歌词太郎的偷笑声:“果然天月くん就是可乐啊~”

“吵死啦!”天月转头想瞪歌词太郎一眼,却差点直接亲上把下巴虚搁在自己肩上的脸。有些被吓到的他把头转了回去,瞥了一眼旁边显示的余额,“歌词太郎さん要喝什么嘛?”

干脆把自己的下巴搁在天月左肩上,歌词太郎扫了一眼贩卖机,视线停留在了右上角橙色包装的果汁上。他手臂绕过天月另一边的肩膀,按下了按钮:“这个!上次konyちゃん有推荐哦!”

“诶……”回忆起曾经喝了一瓶kony推荐,结果味道相当微妙的果汁,天月撇撇嘴,“konyちゃん推荐的果汁会好喝吗……”

“我觉得他之前推荐的几种果汁都相当好喝哦?”说话间果汁哐当一下掉进了取物口,歌词太郎却没有动,而是坏心眼地更加贴近天月的耳边,“说起来天月くん,这样像不像是壁咚?”语气里尽是恶作剧意味的暧昧,甚至故意把气息喷在他的耳边和脸颊上。

天月却不买账,拿食指推了推歌词太郎的额头,语气带着一点无奈:“不要闹啦,快点拿上果汁就走吧。”说着就弯腰把两瓶饮料拿了出来,把果汁递给歌词太郎后率先往里走。

虽然看起来一副对歌词太郎的调戏习以为常的镇定,但他耳尖的粉色却没有逃过歌词太郎的眼睛。也不拆穿他,歌词太郎只是跟在天月身后,欣赏天月极力掩饰自己的害羞而不自觉加快步伐的样子,并提醒他房间的位置:“这里再往前两间就是我们的房间咯。”

天月不理会歌词太郎,只是偷偷地放慢了脚步,等身后的歌词太郎跟上来。知道对方现在一定一脸得逞的笑意,他故意撇开脸不去看对方。

完全就是在害羞啊。

愉快得连脚步都轻快起来,歌词太郎抑制着自己的笑意,稍稍先于天月站在房间门口,用手里的房卡打开了房门。

预定的房间是间不大的和室,透过房间另一头的纸拉门能看到树木投下来的影子。拉门外似乎还挂了一只玻璃质的小风铃,模糊的轮廓映在纸门上悠悠地晃来晃去,隔着门能听见模糊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天月在玄关脱掉了鞋子,把箱子停放在歌词太郎的箱子旁边后踩上了散发着淡淡草席味的榻榻米。

歌词太郎开好了空调后盘腿坐在房间中央的矮桌边,拧开果汁瓶盖喝了一口后盖好,放在桌上。双手撑在身后,他看天月在自己眼前转来转去,拉开柜门,好玩地把手臂插进棉被的缝隙里上下扑腾了两下,又嫌热地拔了出来。

孩子气的恋人实在太过可爱,歌词太郎一瞬间觉得光是看着这样的恋人度过一天也会十分满足。

天月的室内探险已经接近尾声,只剩下通向小庭院的纸拉门还没被拉开过。他伸手慢慢地拉开来,为了防止好不容易在房间里积聚起来的冷气跑掉,只开了一条小缝,把头探出去看。

卷着植物气味的暖风从门缝涌了进来,伴着风铃清脆的声音侵入了阴凉安静的房间。一瞬间被比起室内明亮的多的光线闪得眯起了眼睛,天月一手搭在额前遮去照在眼睛上的阳光,去看眼前的庭院。

“哇啊……”看着小庭院里精致的花草和灌木,最主要的是那个正不断冒着热气的浴池,天月忍不住感叹出声,“居然有露天浴池啊……”

“很棒吧?”歌词太郎有些得意,“据说这里的晚饭定时也很好吃哦,而且价格很亲民呢。”看着天月一脸的惊喜,他又补了一句:“下午一起泡吧?”

“好哇好哇!”天月兴奋地答应着,合上了纸拉门,跑到歌词太郎身边挨着他盘腿坐下。把手里的可乐放在矮桌上时,他瞄了一眼瓶身凝着水珠的果汁,有些好奇地问:“这个果汁,味道怎么样?”

“嗯——我觉得相当好喝哦?”歌词太郎想了想,眯眼笑了,“天月くん要尝尝看吗?”

天月刚想要说好啊,眼前的笑脸就忽然放大,微张的嘴被封住,到嘴边的话语变成了一声短促的“唔!”。还没反应过来的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双笑弯了的细长眼睛,从里面读出了刚才没有察觉到的狡黠。还带着淡淡的果汁香甜的舌尖毫无阻碍地侵入了他的口腔,灵巧地卷着他的舌头转了一圈就马上退了出来。

歌词太郎稍微退开了一些,脸上满是恶作剧得逞的满足笑意:“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

天月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后知后觉地涨红了脸。害羞得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他干脆趴在矮桌上,把脸埋进臂弯里装鸵鸟。

“……这也……太甜了……”

—TBC—

是说军训期间我还这么勤劳,世界欠我一颗甘党糖【?】明明后天就是我生日了但是一点都开心不起来,都是没有空调的破军训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