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旅行·启程

*OOC
*勿代三
*小学生文笔

看了小森林以后忽然就想看他们两个卿卿我我地手拉着手,来一场温馨的旅行而突发的产物。

OK?GO!(ง •̀_•́)ง

—0—

按下了关门的按钮,公交车的门随着刺耳的喷气声合上了。司机握了握方向盘,瞟了一眼后视镜后踩下了油门。

现在还是大清早,开向深山郊区的公交车上除了坐在后排角落的两个年轻人,还几乎是空的。

大概是去山上旅行的吧。平稳地行驶在空旷的公路上,上了年纪的司机开着小差回忆,依稀记得那两个年轻人是一人提着一个小行李箱上来的。个子稍矮一些的孩子似乎没有睡醒,迷迷糊糊的险些摔倒,惊得司机忍不住回头,刚好看见稍高些的孩子伸手服了一把,抬头朝大概一脸担心的自己抱歉地笑了一下,再拉着那孩子往后走。

公交车开进了车站,司机按下开门的按钮,透过后视镜看最近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上车来的老年人上车时又瞟了一眼角落里的那两个年轻人。

看得出个子稍矮的那个孩子的确很困,现在正靠在坐在外侧和他同行的那孩子的肩上迷迷糊糊地补眠。两个箱子并排放在走廊,偏高的孩子正单手扶着两个行李箱,偏头轻声地和身边的孩子说着什么。

关系可真是好啊。

看着老年人已经坐定,司机关上车门把注意力又放在了驾驶上,也就错过了角落那孩子在轻声说完了什么以后亲吻了一下已经转醒了的孩子眼睑的瞬间。



—1—

清晨的山风还没有被夏季的阳光熏热,带着凉意穿过树叶的缝隙吹到了不怎么宽阔的小道上。拖着行李箱天月被吹得打了个寒颤,停下脚步搓了搓手臂,残余的睡意消退了不少,但仍旧昏昏沉沉的。

走在前面的歌词太郎注意到身后忽然放缓的脚步和滑轮声,一回头便看见搓着手臂的天月半睁着眼睛往前走,路线却越来越偏。

赶紧把自己的行李箱停放在一边,歌词太郎伸手把快要撞上电线杆的天月揽了回来。

“天月くん,还是很困吗?”抚平了天月被吹得翘起来的发尾,歌词太郎轻声地问。

天月点点头,没有拉着行李箱的手抓住了歌词太郎的衣角,把脸颊压在他的肩上,闷闷地嗯了一声。

歌词太郎低头,从他的角度可以看见天月的睫毛随着他眨眼的动作一颤一颤的,距离近到他可以看清那睫毛上挂着的细小灰尘。

一想到这是只有作为恋人的自己才能观察到的小细节,歌词太郎就得意得忍不住嘴角上扬。

“明明刚刚才在车上睡了那么久?”

以为他声音里带着的笑意是在取笑自己,天月不满地抬起头,声音满是撒娇似的抱怨:“也不知到底是哪个大清早天才刚亮就一通电话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叫了起来的家伙的错呢!”

明明今天是我难得的假日,他闷闷地想。

歌词太郎被天月气鼓鼓的表情逗笑了:“哈哈哈,抱歉抱歉,那个家伙就是我。”顿了顿,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天月脚边的行李箱,眼里是掩也掩不住的笑意,“不过……天月くん你其实兴致也很高不是吗?”

天月疑惑地眨眨眼,顺着歌词太郎的视线低头,才发现早上草草收拾的行李箱没有拉好拉链,从开口的缝隙里还漏出了印着星星图案的衣角。

“谁、谁让你跟我说你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回想起自己早上因为恋人的一通电话就从床上跳了起来,让自家毫无防备的猫咪吓了一跳,胡乱地塞了几件衣服到行李箱里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果真看见对方手里还拿着手机笑眯眯地朝自己挥手的样子,天月就觉得又羞又恼。

不过歌词太郎也没有说错,他也的确放弃了难得可以一觉睡到大中午的机会,抛下难得可以和自家宠物玩上一天的时间,大清早拖着行李箱来到这深山里。

只因为对方是自己许久不见的恋人。

但正是因为这样一个让他害羞的事实被歌词太郎察觉到了,才更让他气恼。

阴险!狡猾!!狐狸面具!!!

“那个……天月くん?”歌词太郎的声音适时地打断了天月的腹诽,“再拉下去我的衬衫就要坏掉了哦?”

才注意到自己拽着对方衣角的手正不自觉地用力,天月放开了手,抬起头瞪着歌词太郎,赌气地说:“我现在有些后悔跟你一起出来了,我要回去和被窝小姐相亲相爱。”

他的脸上还带着红晕,一边的脸颊因为刚才靠在歌词太郎的肩上的施压而泛红,自下向上看的眼睛闪闪发光。合上他因为没睡醒而沙哑软糯的声音,与其说他是在生气不如说他是在撒娇更为贴切一些。

“诶——你这样说歌词太郎好伤心啊——”故意拖长了语调,歌词太郎苦着脸,夸张的表情逗得天月忍不住笑出声。

牵起天月的手,歌词太郎微微弯下身看着他的眼睛,柔声说:“对不起啊,天月くん,因为我实在很想抓紧更多的时间和天月くん待在一起,所以这么早就来打扰你了。再坚持一会儿的话,就能到旅馆休息了,好吗?”

被歌词太郎温柔的眼神盯得脸颊发烫,天月别开脸,支支吾吾地开口:“等到了旅馆我都不困啦……再说我又没有真的在生气……”抿了抿嘴,他迟疑了一会儿,才满脸通红地继续说:“我……也很想见你……的确很想能早点见到歌词太郎さん,所以才这么匆匆忙忙的出门啦……”

说到最后害羞得颤抖的尾音几乎要消失,天月抬眼,正对上了温柔的目光。

歌词太郎眯着眼睛笑了,拉着天月的手收紧了一些,另一只手拉过自己的行李箱,“那我们走吧。”

天月点点头,任由歌词太郎拉着自己往前走。山风又从林间吹过来了,但天月却完全不觉得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