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充电

*OOC
*OOC
*真的很OOC
*勿代三注意
*寂寞的歌词注意
*我觉得自己就是个写言情的
*请不要打我

OK?GO!٩(ˊ〇ˋ*)و

—♪—

天月走出了事务所,和送自己出来的经纪人道了别以后往回家的走去。虽说天色已晚,但夏季的空气依旧炎热。他拉了拉自己的口罩,好让新鲜干燥的空气驱散脸颊上的闷热感。

没有特别的live活动,排练也在昨天告了一个段落,今天只是再确定一下之后工作的流程和曲目——不过也花费了将近小半天的时间才结束。

天月抬头看看已经开始转暗的天色,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想要确认时间,才想起来自己在进事务所之前就已经把手机关机了,而且自己今天戴了手表。

“呜哇……已经六点多了啊……”瞥了一眼镶着星星的表盘中央指针指示的时间,天月按着手机侧边的开机键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怪不得有些饿了……”

正处在开机画面的手机屏幕逐渐转暗,又忽然亮了起来,伴着一阵嗡嗡嗡的震动,吓得天月抓着手机的手一抖,险些把它摔在了地上。

划开了消息提示,他发现刚才那一连串的震动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歌词太郎さん 16:25
天月くん!之前跟你说过的我试着新种的蔬菜开始结果了哦!」

「歌词太郎さん 16:25
要不要来看看呢!」

像个农民伯伯一样w。
天月忍不住嘴角上扬。

「歌词太郎さん 16:48
天月くん,在工作吗?」

嗯?
天月停下了脚步。

「歌词太郎さん 17:25
说到夏天的话,果然就是千里眼的拉面吧!」

「歌词太郎さん 17:27
现在是吃饭的时间呢天月くん!」

「歌词太郎さん 17:30
天月くん想去的话我就陪你去哦?」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歌词太郎さん 17:56
你说呢?」

「歌词太郎さん 18:04
天月くん?」

不对劲。

来来回回地上下翻了好几次画面,天月看着眼前的几条消息心里隐隐地感觉到异样。明明是熟悉的语气,但他仍然感觉到对方字里行间里流露出来和平时不同的急切和寂寞,心里生起了一阵阵的不安。

站在原地的天月抿抿嘴,点开了电话簿拨通了电话,边等待着电话接通边迈开了脚步。

“喂?妈妈,我今天晚上可能会晚一点回来哦。嗯,好……”

—♪—

手机的屏幕渐渐转暗,半靠半躺在沙发上的歌词太郎不甘心地再次点亮了屏幕,绿色的界面上熟悉的头像旁边仍旧是一片空白。他有些泄气地把手机扔到一旁,伸手去挠趴在自己腿上爱猫的下巴。

被挠得舒服的pon顺从地仰倒在沙发上,露出柔软的肚皮给自家主人抚摸。mimi懒洋洋地趴在歌词太郎的腿上,打了个哈欠打起了盹儿。

乖巧伶俐的猫儿不论何时都能舒缓歌词太郎疲惫的身心,但今天似乎并不那么管用了。

要说不管用其实也夸张了一些。对于因为在别的城市有live,不得不和自己的爱猫们分别多日的歌词太郎来说,能够再次和自家爱猫们亲近自然是好的。

但是不够。

仅仅是和猫咪们亲近完全不够。

歌词太郎向后仰,把头枕在沙发靠背,合上眼睛便满脑子都是自刚才起便心心念念的恋人。

前些天在某一处结束了live的他刚好看见天月会在附近开free live的消息,带点心血来潮的心情,他没有告诉天月偷偷地跑去了已经进行了一半的live。

现场的人很多,纵使是歌词太郎这样的身高和视力站在后面都看不太清楚。视线穿过一片片荧光棒的影子,锁定了台上闪闪发亮的人。

认真说起来,上一次认真看天月站在舞台上唱歌已经是一年前的cof了。眼前的舞台上,仍旧是一年前站在cof台上的甜月,又和他记忆里的他有极大的差别。

比起上次见面要稍许圆润了一些的脸颊,在舞台灯光下熠熠生辉的明亮眼睛,越发稳定的唱功,还有……

遥远的距离。

和站在后台完全不同的距离和角度,歌词太郎看不清灯光在天月发梢跳跃的样子,也无法期待天月在注意到自己后会偷偷朝自己做鬼脸,他只能远远望见天月和band成员击掌的样子。

和吃醋不同的一种莫名的急躁和落寞袭击了他,让他心里莫名的空空落落的。

歌词太郎忽然很想拥抱天月,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去确认他的温度和触感。这样的欲望更加加剧了他内心的焦躁,像是浇了一层他曾吃过的某家店的辣油。最初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回过神来时已经是一阵火辣辣的焦灼。

像一把越烧越旺的火,这种感觉在内心越发强烈,最终在今天爆发了。

——不过爆发的结果,也只是试探性地在line上发几条颇为别扭的邀请罢了。毕竟忽如其来的这种感情太过矫情,就连一向在“调戏”天月时从容的歌词太郎,都不好意思说出“天月くん我忽然好想抱抱你”这种话来。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今天发出去的line却没有像往常那样马上得到回复,即使不断刷新页面也等不来新的回复。

就像是在火堆上浇了一碰冷水,焦灼的急躁感一下子消退了,只留下了冰冷沉重的落寞。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手边的pon疑惑地喵呜了一声,歌词太郎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还没有给爱猫们准备晚餐。

揉了揉两只瞪圆了眼睛盯着自己的小白猫的脑袋,歌词太郎收敛了一下心里的感情,起身去取猫粮。

就在猫粮哗啦啦地掉进mimipon的饭碗的同时,门铃响了。

—♬—

天月有些搞不清眼前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原本是因为歌词太郎反常的line消息特意来歌词太郎家看看他,结果按响了门铃,来开门的歌词太郎却一脸惊讶地愣在了原地。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就被对方一把拉进了屋里,紧紧的抱在怀里。

“歌词太郎さん……你怎么了?”手臂绕过对方后背环虚虚地环抱住,天月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却没有得到回复。

忽然想到自己一路从事务所走过来浑身上下都是汗,天月拉了拉歌词太郎后背的衣服:“呐……歌词太郎さん,我现在浑身都是汗,还是放开我吧……”

歌词太郎摇摇头,把头窝在天月的颈侧。

“没关系,这样就好了……”就这样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天月的温度和触感很好。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天月也乐于能多享受一下被恋人抱着的感觉。

只是心头的疑惑仍然没有散去。

天月总觉得现在自己面对的状况似曾相识。

不知是什么时候一起参加的live之后,只有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的休息室里,歌词太郎忽然紧紧抱住了天月,把他吓了一跳:“呜哇!歌词太郎さん忽然干什么啊!”

歌词太郎把脸窝在天月颈侧,半开玩笑地喊道:“充电!!”

天月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像是在哄孩子一样地问:“诶——?什么充电啊?”

“あまちゃん充电!”歌词太郎回答,声音里满是玩闹的笑意,又带着一点可怜兮兮的感觉,“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天月くん,歌词太郎好寂寞啊……想抱抱天月くん啊……还想要kiss!还有……!”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红着脸打断歌词太郎让人害羞的发言,天月回抱住自己有些幼稚的恋人,“那就让你充电充个够吧!今天特别放送的哦!作为回报,我也要歌词太郎充电!”

即使现在回忆起来仍旧忍不住害羞得脸颊发烫,天月拿记忆里的场景和眼前的状况比对着,心里渐渐有了答案。

不只是拥抱的姿势相同,天月隐隐地从对方发来的line,从他的语气,从他怀抱住自己时的力度里闻到了一些寂寞的味道。

天月时常说歌词太郎是个狡猾爱耍小聪明的狐狸,但偶尔,对方会忽然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变得寂寞。会因为自己独自出去吃拉面的一条推特,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女孩子信里的一句话,抑或是一个别的细小的原因,拐弯抹角地耍起别扭来。

就像刚才line的内容,小心又焦躁地在字里行间透露出自己的吃醋和寂寞,结果反而变得极为明显。

完全就是别扭的撒娇方式。

嘴角不自觉地染上笑意,天月稍稍向后仰了一些:“呐,歌词太郎,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吧。”没有用敬语,只是想更加亲密地呼唤对方的名字。

歌词太郎半不情愿地慢慢把头从天月温暖的颈侧抬起来,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幼稚和矫情,他有些羞于去看天月的眼睛。脸颊忽然被温暖的手掌捧住,湿热柔软的触感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又马上退开。

天月把头靠在还发着愣的歌词太郎的胸口,再次紧紧地环抱住他,想象是要把自己所有的力量和体温都传给他一样。

“歌词太郎充——电!”温和的声音在空气里跳跃着,把歌词太郎从呆愣中拉回现实,“好久没见的歌词太郎现在都不肯看我,天月,都快要没——电——啦——”故意拖长了语调,半是抱怨地开着玩笑。

天月孩子气的发言就像是个小锤子,轻轻几下就打碎了歌词太郎心里五味杂陈的情感全部敲碎,只留下甜蜜的怜爱之情。他伸手搂住天月的肩膀,把下巴搁在他的头顶。

“天月くん好厉害啊,一下子就被治愈了……不愧是卡比月*?”心情变得极为轻松的歌词太郎开着玩笑,伸手揉了揉对方后脑的头发。

天月无奈地笑出了声,忍不住吐槽:“那是什么啊……”侧过头,把脸颊贴在歌词太郎的胸口去听他的心跳,感受他的气味和体温包围住自己的感觉,安心地叹息了一下。

“放心吧歌词太郎,我在这里,在你眼前。”天月安慰着对方,同时也在纾解自己这几日隐藏在心里,没有见到恋人的寂寞,“我喜欢你哦,最喜欢你了,超——喜欢你的……”

一遍一遍地告着白,一向被称为自带电音的声音又软又糯,像是一阵电流直击歌词太郎的心脏。

难得被天月弄得脸红,歌词太郎蹭了蹭天月的发顶,闷闷地说:“天月……好狡猾啊……”

“难得会被歌词太郎说狡猾诶w我就当做是夸奖接受啦w”

“哈哈……”歌词太郎苦笑了一下,“谢谢,天月。我也喜欢你哦……我爱你。”

“我知道。”天月在歌词太郎怀里蹭了蹭,“我当然知道了。”

彼此感受对方的体温“充着电”,玄关的气氛温馨得恰到好处。

却忽然被一阵咕噜噜的声音打破了。

“……”
“……”
“……噗嗤。”

“啊啊啊啊不准笑!”天月红透了脸去捂歌词太郎的嘴,“不准笑不准笑!”

极力忍住自己的笑意,歌词太郎伸手抓住天月的手。

“抱歉抱歉,我不笑了天月。”另一只手摸了摸他红的发烫的脸颊,想到自己之前发的line,又抱歉地说:“对不起啊,这个时间把你叫出来……晚饭一起去吃吗?我请客哦!”

仍旧沉浸在羞耻的心情里,天月赌气地沉默了一会儿,在歌词太郎第三次问他“怎么样?”时才别开视线,嗯了一声。

—♬—

走在去往千里眼的小路上,歌词太郎不顾天气的闷热,伸手拉住了天月汗津津的手,紧紧地扣住。

“天月。”

“嗯?”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哦。”

—END—

*srmf甘党的游戏窗,月月的角色是卡比,据说可以通过亲亲给同伴回血。←如果出错的话非常抱歉【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