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Dear

*OOC
*OOC
*VERY OOC
*勿代三注意★
*琼瑶戏注意
*超——腻

OK?GOε-(´∀`; )

时间是晚上八点,伊东歌词太郎正一手抱着吉他,另一只手拿着笔,不时地在眼前已经写了一半的纸上圈圈画画。

今天也是一个普通的,和音乐小姐以及好友lefty一起度过的,愉快的工作之夜。

原本是的。

只是lefty的一个问题,把一直沉浸在音符之海里的歌词太郎捞了起来,一下子把他拉回了干燥的现实里。

“歌词太郎你啊,有多久没见天月くん了?”

正在思考一段旋律的歌词太郎,拿着笔在纸面一点一点敲的手忽然停下了。慢半拍地在脑内分析完了好友刚才问句的内容,比起回答问题,他更多的是疑惑:“怎么忽然问这个?”

“不……就是隐约有一种你们俩是不是好久没见了的感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的确有些唐突,lefty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回想一下最近,好像好久没有听你跟我讲关于天月くん的事了啊——的感觉。”

被调成了震动模式的手机在手边闪了闪,但歌词太郎却完全无暇顾及。因为他正在思考lefty问题的答案。

说实话,仔细思索了以后,歌词太郎能给出的答案似乎只有“不知道”。每天都在为了最喜欢的音乐而忙碌着,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场live、每一首歌、每一个音符里去在不同的地方为最喜欢的音乐酣畅淋漓地挥洒汗水,快乐的同时是疲惫的。回到家仅是和爱猫们亲热一下便早早地洗漱睡觉。

仔细想想,别说是见面了,就连日常的在line上聊天都几乎没有了。以至于最近,即使偶尔在推特上被对方提到了,也只能用多注意身体来搪塞——并非是词穷,反而正是因为想说的太多了才不知该从何说起。

最后一次见面时天月くん是什么样的表情,掌心是怎么样的温度,身上是什么样的味道,这一切的记忆都变得极为模糊。同时也正因为这些细节的模糊,更加唤醒了歌词太郎脑海深处的记忆。

第一次遇上自己脱臼的突发状况而惊慌失措的天月,舞台上闪闪发光的天月,毫无防备地靠着自己睡着的天月……这些记忆都变得前所未有的鲜明了起来,在脑海里不断地闪现。

歌词太郎忽然发现,每一天,他因为工作而忽略的,看似不起眼的思念正一点一滴地积攒起来。经由lefty的提醒才让他注意到,这股思念之情已经庞大得可怕了。那感觉就像是每天心脏都被抠掉一点点,日积月累,当回过神来时心口已经被挖掉了一大块,空洞洞的,冰凉冰凉的,并非是疼痛却直弄得他喘不过气来。

好想见天月くん。
此刻歌词太郎的脑子里只有这样一句话了。

他的神情,他的声音,他的触感,他的气息,这一切都是这忽如其来的思念的对象。

这时候,手边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歌词太郎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却因为手机显示的内容,心脏一下子像是沉进了汞里一样。

「はしやん 20:13
天月哭了。」

「はしやん 20:29
我觉得你最好来一下。」后面附上了一家正巧就开在附近的烤肉店的地址。

身体快于大脑一步,在能做出任何思考之前,歌词太郎已经扔下一句“抱歉,lefty!我出去一下!”后,消失在了被他匆忙关上的门后。

像是看穿了什么的lefty挥着手,语气里有一股莫名的欣慰:“哦哦,要加油哦~”

—★—

天月也不知道自己突然发什么神经。

也许是听到同行好友中有人说的某句话里的一个单词的关系,亦或是沿途街景中某一个会勾起回忆的细节,还是刚刚拿错了不知是谁点的黑啤,咕咚咕咚往自己的嘴里灌了一大口的缘故,总之他忽然没由来地想念自己的恋人了。

会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牵着自己的温暖手掌也好,笑得开怀时夸张到惹人发笑的表情也好,平时总是狡猾调皮,关键时刻却温柔到让他心头发暖的那副嗓音也好……一切关于歌词太郎的细节一丝一丝缠绕在天月的心上,弄得他又痒又痛。

好想见歌词太郎さん。
这样的渴望充斥在天月脑子里。

但同时他也清楚,现在是不可能见到工作中的歌词太郎的。明天、后天也是,别说是歌词太郎了,就连他自己的日程都已经被排得满满当当。

想到这里,天月忽然感觉很委屈。莫名其妙地,但他就是觉得委屈。还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泪水就涌出了眼眶,一滴,两滴,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像是关不掉的水龙头一样,眼泪啪嗒啪嗒地就停不下来了。

身边的好友都吓了一跳。虽说天月的确不擅长控制自己的眼泪,但开开心心地吃着饭忽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这还是头一遭。

坐在天月旁边的kony手忙脚乱地给他递餐巾纸,一边安慰一边问他怎么忽然哭了。

天月抿紧了嘴不让自己抽泣出声,不断地去抹停不下来的眼泪,在听到kony的询问时也只是一个劲地摇头,哽咽着说自己没事,却反而让对方更加担心了。

坐在对面的はしやん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以后掏出了手机,点开了line里歌词太郎的头像。

无声的哭泣持续了将近十分钟才渐渐平息下来,天月用仍旧抽抽噎噎的沙哑声音道歉:“抱歉,各位……莫名其妙地、就哭得稀里哗啦的……我已经没事啦嘿嘿,不要担心我啦!…………我去厕所洗把脸……”说完他起身,带着好友们担心的视线慢悠悠地往厕所的方向走。

拿凉水泼了几下自己的脸,天月抬头去看镜子里的自己。哭得发红的眼睛,脸也通红通红的,大概是自己刚才乱七八糟地抹眼泪时搓红的吧。

“太惨了,像个笨蛋似的……”天月苦笑着,忍不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吐槽。

然而心里的思念仍然没有减去一分一毫。

拿随身带着的餐巾纸擦干了脸和手,天月把手里的纸团掷进垃圾桶,发出一声闷响的同时,手机响了。他从裤子口袋里把手机拿了出来,在看到来电显示的瞬间,心脏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带着喜悦的温暖鼓动着。

按下了通话的绿色图标,天月把听筒凑到了自己的耳边。

“喂,歌词太郎さん。”

从听筒里传来的声音闷闷的,带着沙哑的鼻音,联系上刚刚自己收到的那一条line,歌词太郎觉得自己的心变得更沉,揪得更紧了。

缓了缓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歌词太郎咽了口唾沫才开口:“天月くん,现在方便出来吗?我在那家店左边的小巷里。”

顾不上别的,天月推开厕所门,和同行的好友们打了一声招呼便冲了出去,留在他们在里面面面相觑。

はしやん放下了手机,终于松了一口气。

歌词太郎把渐渐暗下去的手机放进口袋,不一会儿就听见旁边烤肉店的门被推开的声音。大步走了过去,他伸手把不知所措地在店门口团团转的天月拉了过来,紧紧地把他搂进怀里。

熟悉的温度突然扑面而来,天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他的鼻子抵着歌词太郎硬邦邦的肩膀,呼吸间全是刚刚还心心念念的气味。他伸手去环住对方的腰,指尖隔着衬衫能感觉到汗湿的触感。他微微偏头,能看到对方有些乱了的头发。

刚刚强烈想念的人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天月感觉恍恍惚惚的有种不真实感。即使被抱在怀里,鼻息间充斥着他的味道,指尖触摸着熟悉的触感,他仍然无法确定现在这一刻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歌词太郎さん?”像是为了确定眼前的人是不是幻觉似的,天月试探地出声。

“嗯?”歌词太郎搂着天月的手又紧了紧,他把脸颊贴在了对方的耳边,感受皮肤相贴时传递过来温暖的温度。

熟悉的声音就在自己的耳边,对方的鼻息就喷在自己的耳侧。如果是平时,天月已经红着脸跳开了,但现在他却无比怀恋这种感觉。眼泪又一次涌了上来,天月哽咽着又喊了一声:“歌词太郎さん……”

“嗯。”

“歌词太郎さん……歌词太郎……”

“我在哦天月くん。”

歌词太郎紧紧抱着天月,感觉心里的那一块空缺被一点点传递过来的温度,气息,和滴在自己肩上的泪水填满了。苦涩的泪水灼着心脏,渗出又涩又痛的感觉,他皱着眉头,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紧。

不要哭,不要哭啊天月くん。
终于见到恋人的满足感和心疼的感觉一起充斥在歌词太郎的身体里。

天月很欣喜,现在抱着自己的,自己正抱着的人是自己想见极了的恋人。但是不知为什么眼泪却停不下来。

天月觉得自己就像个迷路许久终于找到父母的孩子,所有莫名其妙的情绪都找到了一个令他安心的发泄口。寂寞和委屈随着眼泪一起流走,他挤满了思念的沉甸甸的心轻松了很多。

天月抬头去看歌词太郎。通红通红满是泪痕的脸对着皱紧了眉头的脸,两个人静默了三秒钟,不约而同地噗嗤笑了出来。

“哈哈哈……歌词太郎さん的表情……看起来像笨蛋一样……”

“天月くん可没资格说我啊w”

“嗯。”天月点点头,仰着头吻了一下对方的弯起的唇角,“我也像个笨蛋一样。”

歌词太郎低头,额头抵着天月的,透过刘海去看他亮晶晶,泛红的眼睛。

“笨蛋加湿器?”

“那算是什么啊wwwwwwwww”

歌词太郎的鼻尖蹭了蹭天月的,呼吸时能闻到他可乐味的呼吸里带着一点点酒精的味道,多少猜到了今天的他那么情绪化的原因。

看着那双看不腻的眼睛里闪闪发光的笑意,浓烈的感情一下子涌上心头,忽然很想亲吻天月的歌词太郎小心地,像是品尝难得佳肴一样地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他的嘴唇。

记忆中的柔软触感,带着天月独有的染着可乐气味的甜,混杂进了眼泪苦涩,在现在的时刻似乎也是甜的,像蜜糖一样的味道。

绵长的,深情的,不带情欲的亲吻。

这里是人不怎么多的地方,烤肉店门口的路灯的余光沾在他们的发梢,衣角,给他们镀上一点点淡淡的色彩。

当亲吻意犹未尽地结束的时候,唇与唇分离发出了细小的啾的一声。

重新抱紧了对方,两人的内心是许久没有的,温暖柔软的满足感。

“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END—

是的,这里是消失了半年让人都要怀疑是不是死了的槽娘。
之前因为要高考,欠了四个点文就毫无防备地消失了非常抱歉【土下座】结果考完光顾着浪……
我觉得自己就像嫖了不给钱的人渣一样😂
这次并不是点文只是深夜忽然爆发的脑洞……
忽然想看“想见歌词得不得了结果哭了出来的月月”这样。
即使隔了半年仍旧爱着甘党这不发糖的cp我是不是病了?

  1. 兽灵ing俺是一坨大槽娘 转载了此文字
    槽娘的文好甜w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