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十指相扣

选自温馨三十题 13.十指相扣

*OOC严重请注意
*勿代三
*歌词太郎害怕坐飞机这一点超可爱的
*对不起我把歌词写得好蠢
*我真的爱着歌词信我啊!

OK?Go!♫ ♫♬♪♫ ヾ(。◕ฺ∀◕ฺ)ノ♫♬


伊东歌词太郎和天月很少在公众场合牵手。

除了在live谢幕的时候会拉在一起,他们平时是几乎不会在一起出行时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

这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毕竟要是两个男人老是手牵着手走在路上,那场景才叫别扭——对于脸皮薄的天月更是如此。

只是对于这样的他们来说,有一段特定的时间,他们的手会紧紧扣在一起,十指交握。

就比如现在。

伊东歌词太郎坐在狭小的飞机舱窄小的座位里,却没有往常的恐慌。这可能是要托今天气流比较平稳的福,亦或是其他成员照顾自己特意让自己坐在离窗户最远的座位,不过最大的功臣——

和他右手扣在一起的那只手源源不断地把令他安心的温暖传递给他,比他带着茧的手要柔软的触感安抚着他的内心。他看看已经睡着了的,那只手的主人,把他摇摇欲坠的头揽过来,靠在自己肩上。

天月的脸上带着口罩,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呼吸,或是歌词太郎观察他的睡颜。

从歌词太郎的角度可以看到天月的睫毛投在下眼睑上的一片阴影,看着因为不安稳的睡眠而一颤一颤的睫毛,歌词太郎不知怎么的也渐渐有了睡意。

他忽然想起这个已经成为了习惯的温暖的开端。

正如他自己说的,不论坐过多少次,对于他来说飞机这种交通工具都是匪夷所思到可怕。

这么大的铁块怎么可能在天上飞呢?!

因此即使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设,掩饰得再好,他那反常的,隐藏在语句尾音的颤抖和紧抓着包带泛白的指尖都提醒着他细心的leader:我好怕!我好紧张!救我啊!!

在第三次捡到歌词太郎的护照以后,天月已经连发推吐槽的精力都没有了。

果断把歌词太郎拖到一边,强硬的态度在看到歌词太郎发白的脸色后也不自觉地软了下来。天月叹了一口气,抬手捏了捏那几乎没什么肉的脸颊,把面前心不在焉的的恋人拉回现实:“歌词太郎さん……你到底怎么了啊……”

“那、那个……天月くん……”歌词太郎吞吞吐吐地踌躇着,毕竟是个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些可笑的理由,“其实……我……”

“嗯?”

“我超怕坐飞机的啊QAQ!”

“……啊?”

—————


坐在狭小的机舱座位里,歌词太郎仍旧不断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紧紧地闭着眼睛,不断地催眠着自己:我在坐新干线,我在坐新干线,对没错,就像我平时坐新干线那样这里不过是新干线而已……

就在歌词太郎快要把自己说服的时候,空姐甜美的声音却不合时宜地闯了进来:“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请乘客们系好安全带……”

“呜……”歌词太郎放弃地把脸埋进自己的手掌里。

难得看到总是在语言上占尽风头的伊东狡猾太郎这么可怜的样子,玩心大起的天月趴在他们之间的扶手上,凑近了他的耳边欢快地说着:“歌词桑?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哦?马上就要起飞了哦??”

“天月くん求你放过我吧!!”爆泣

由于那胆战心惊的样子实在太过可怜,天月也没有了继续逗歌词太郎的兴致。凑近了他被自己的手捂住的脸,像是想要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似的问他:“歌词太郎さん你真的那么害怕吗?”口气里全是安抚的温和,他还真没想到自己本来学来用来哄幼儿园小朋友要用在自己恋人身上。

“超级怕啊……”一定歌词太郎发虚的声音从手掌缝隙里传出来。

“为什么啊……”

放下捂住脸的手,视线转向身边一脸无奈的恋人,掷地有声地给出自己的理由:“这么大一块铁怎么可能飞在天上啊!”

“……”天月觉得头疼,“你看,飞机飞在天上其实就像是纸飞机那样其实很轻不是吗?”

这样的解释却完全没有说服歌词太郎:“那不是更可怕了吗!风一吹就掉了啊!”

“……”天月还想开口说一些什么,却被飞机开始滑行的声音盖住,回过神来时歌词太郎已经紧紧地抓住了两边的扶手闭上眼睛——真是坐过山车的标准动作。

歌词太郎忍受着自己纤细的神经被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震动撕扯的恐惧,巨大的轰鸣声敲击着他脆弱的鼓膜,一瞬间各种可怕的预想钻进了他的大脑,让他整个人颤抖得更加厉害。

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只是起飞就那么可怕之后这么长时间的飞行简直是地狱!

滑行很快地就结束,震动和轰鸣都变小,但歌词太郎的心却随着飞机一起拔高了起来。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恐怖信息随着震动一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白和无尽的恐惧感,除了抓紧两边的扶手他现在什么都做不到。

天月看着歌词太郎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刚才恶作剧的愉快早就消失不见了。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歌词太郎都让他心疼。他思索了一会儿,伸手把那只用力到发白的右手从扶手上抠了下来。

待歌词太郎回过神,自己不自觉发力的右手就和另一只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伊东歌词太郎和天月很少牵手。

虽说成为了恋人,比起牵手更亲密的事情也做过了,但是牵手的频率却不高,十指相扣更是寥寥无几。一方面是因为在意别人的眼光,另一方面却是因为一些微妙的原因。

歌词太郎时常会说,恋爱的话果然应该从牵手开始一点一点深进会比较好,但实际和天月交往了以后,他却发现牵手的带给人的心跳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

对方手的触感、纹路和温度会切切实实地通过神经末梢传递到大脑,混合上从对上视线的瞬间就产生的情愫,被分析出比物理信息更多的内容。十指相扣,手掌相贴时互相传递的温暖似乎连心跳的速度都能传递给对方一样。

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十指相扣的动作,杀伤力要远比拥抱和普通的亲吻强得多了,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在街上做到的。

而现在,歌词太郎的右手就和天月的左手紧紧的扣在一起,这甚至让歌词太郎一瞬间忘了内心里的恐惧感,只能呆呆地注视着天月那闪闪发光的眼睛。

“歌词太郎,”没有加敬语,天月的声音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安抚着歌词太郎不安的内心,“我一直都在这里陪着你,不会有事的。”

如果是平时的歌词太郎就一定会发现,天月隐藏在发间,红透了的耳尖。不过此情此景,他已经自顾不暇,自然也就没有精力注意这些事了。

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让他右手接触到的触感比任何时候都要真实细致。天月的手和自己的手微妙的温度差,指尖触摸到天月手背细致的纹路,掌心温柔的温度,不管哪个都是在安抚他的同时又让他不住地心跳加速。

他的指尖按着天月手背的血管,天月的指尖按着他的,掌心那一点点的缝隙都成为了传递温度和心跳的媒介。两只手扣在一起的力道之紧,让歌词太郎产生了和天月心跳同步的错觉。

别说天月了,就算是一向大大咧咧的歌词太郎也害羞了起来。

一种温暖又甜蜜的气氛包裹住他们,把歌词太郎的心神拉到另一个世界去,心脏的鼓动甚至让他忽略了飞机因为气流引起的小颠簸。

不知道过了多久,歌词太郎一直沉浸在那个世界里,等他回过神来时身边的天月已经歪着头睡着了。

而紧紧扣着右手的温暖从未离开过。

揽过天月的头让他靠在自己肩上,歌词太郎能嗅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

啊啊,我果然……

飞机着陆的震动把歌词太郎从梦境里拉回了现实。

眼前和梦境极为相似的场景让歌词太郎一瞬间陷入了迷茫之中,在看见天月脸上的口罩和与梦境乱糟糟的浅色头发不同,柔顺的深色才确定了这是现实。

刚才的震动同样震醒了天月,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点点坐直身体却因为没有完全消散的睡意靠在椅背上,意识在梦境和清醒间徘徊。

那只扣着歌词太郎的左手不曾放开过。

我果然……

内心的情感推动歌词太郎的身体下意识地侧过身,隔着口罩亲吻了一下天月的嘴唇。

我果然超喜欢你的。

——END——

PS:事后歌词太郎先生被炸毛的天月先生发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