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三块方糖

*OOC
*勿代三
*日常三十题其一
*腻歪的恋爱

被一阵冷风吹得忍不住发抖,天月紧了紧脖子上厚厚的围巾加快了脚步,冲进了目的地公寓的大门。公寓大厅仍然阴冷,但没有了呼呼的大风还是让忍不住阵阵发抖的他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快步跑上公寓的楼梯,走向即使闭着眼睛也能轻车熟路地找到的,挂着恋人姓氏门牌的那扇房门。

刚在那扇门前站定,缩在大衣口袋里的手还没来得及接触到楼道里阴冷的空气,去敲响面前的那扇门,它就被人从里面推开了。门把被按动的声音在安静的楼道里显得极为突兀,这让天月惊得“唔”了一声,不住地后退了一步。

扑面而来的是和楼道里不同的温暖干燥的空气,天月那双因为吓到而瞪大了的眼睛毫无防备地就撞上了门内的那个人同样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含着惊讶的眼睛。

“啊……真巧呢。”很快地反应过来了的伊东歌词太郎眯起眼睛笑了起来,“我刚想要出来接天月くん你就到了。”他侧过身,把天月迎进屋内。

房门被关上的瞬间,比室内还要温暖的温度一下子包围了天月。

“外面很冷吧?”怀里的人浑身都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这让伊东歌词太郎的手臂收得更紧,试图要把自己的温度传递给他。

眼前翘起来的发尾蹭着天月的脸颊,呼在耳边的热气和压低的温柔嗓音惹得他缩了缩脖子。

“是啊……”他伸出手环住伊东歌词太郎的腰,鼻息间全是熟悉的气息,一路走过来时身上沾到的寒气似乎瞬间都蒸发了去。

明明前几天才刚刚因为COF生放送见过面,现在却觉得好像好久没见了一样,两个人完全不想放开对方,贪恋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和温度。

直到坐在玄关的pon奇怪地呜喵了一声,才把两人拉回了现实。忽然意识到了两人刚才有多腻歪,天月这才后知后觉地害羞起来,脱了鞋先一步走进了屋里,试图隐藏自己泛红的脸。

看着脸皮薄的恋人掩饰着自己的尴尬,逃也似的冲进客厅,却掩不住红红的耳尖,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偷笑了起来。

这么可爱的人是他的恋人。

光是想想就会喜悦得笑出声。

“天月くん。”

“什、什么?”

“脸红了呢ww”

“才没有!”

“脸红的天月くん很可爱哦ww”

“都说了我没有脸红!”

“我喜欢你哦。”

“唔……”

亲昵过程中的天月是十分坦然的,有时甚至会十分的主动。但如果仅仅是语言,伊东歌词太郎却能让天月害羞得手足无措。果不其然,只是这样的一句话,就能收获羞耻得哑口无言的天月。

“伊、伊东笨蛋太郎!你在说什么啊……!”

被天月这么可爱的反应逗笑了,在已经熟透了的恋人恼羞成怒之前,伊东歌词太郎赶紧跑去泡茶。

天月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因为乱翘的头发而看起来毛茸茸的脑袋在厨房里转来转去,心情变得越发的愉快。

这个人是自己的恋人。

只是这样的想法就让他无比快乐。

但是当看到递到自己面前的马克杯里漂浮着的一片片茶叶时,愉快的心情里就掺进了苦恼的味道。

天月不喜欢喝苦涩的饮料。

也许是喜欢喝可乐的关系,虽然他不讨厌吃黑巧克力一类苦涩的食物,却喝不下酒茶这一类的饮料。

深知这一点的伊东歌词太郎平时都会在冰箱里特意摆上几罐自己不怎么喝的可乐,但今天似乎出了些状况。

“抱歉啊天月くん,我家的饮料似乎只剩下茶叶了……”这样说着他又折回了厨房,拿了一小盒方糖回来,“不介意的话,我给你在茶里加几块糖吧?”

既然有可以中和苦味的方糖,天月也就点点头欣然接受了。

“要加三块吗?”

“两块就够啦。”

白色的方块沉进水里,吐出一串泡沫,随着糖块在底部化开,积攒了好多话要说的情侣打开了话匣子。

从日常聊到工作再聊到音乐,他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在这过程中,不知是哪一个瞬间,也许是碰到一起的手带来的电流,抑或是不经意间对上的视线让心跳加快,似乎气氛一下子就来了。回过神来时,伊东歌词太郎已经一点一点地,小心翼翼地靠近天月,吻上了他带着清甜茶香的唇。

先是蜻蜓点水的亲吻,随后一点一点地变得更契合。在伊东歌词太郎想要更深入时,却被天月像是抱怨似的呜咽声打断了。

“好苦……”天月皱着眉,吐了吐舌头,“歌词太郎さん嘴里的茶味好苦……”说着想喝一口自己杯子里的茶缓解一下,却错拿了花纹相同的另一个杯子,喝了一大口。

“呜……咳咳……”天月觉得自己脸都要皱在一起了,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的动作。

回过神来时,那带着浓重茶香的双唇再次大量贴上了自己的,这次却和刚才不同,带着甜腻的味道,这让天月皱紧了的眉头舒展了开来。

有什么东西随着灵巧的舌被推进了自己的嘴里,天月想那大概是放在桌子上的方糖。在唇舌交缠间,伊东歌词太郎小心地亲吻着,避免有棱有角的方糖刮伤天月的口腔。粗糙的棱角只是轻划过敏感的上颚,带来一阵颤栗,惹得天月轻哼出声。

吸足了水分的方糖在逐渐变得激烈的亲吻中轻易地瓦解,化成糖沙被卷进了两人难舍难分的唇舌之间。

天月想,这个糖实在是太甜了,甜得让他觉得有些晕乎乎的。察觉到他的分心,伊东歌词太郎按着他的后脑勺进一步加深了这个吻,让他再也没有闲心想别的,只能专注地亲吻着对方了。

直到他们都喘不过气来,才不舍地放开对方。

天月的眼睛因为太过激烈的接吻而泛着水光,引得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随后额头相抵。

“我喜欢你哦,天月,最喜欢你了。”他用近乎叹息的声音告着白。

“我也是。”天月笑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比方糖还要甜腻的鼻音,“最喜欢你了,歌词太郎。”



即使是在那些苦涩的忙碌的日子里,如果能有你在便是甜蜜的。

ps

“我就说吧w应该在茶里加三块糖的ww”

“阴险太郎!你一开始都已经算好了吧!”

“诶?あまちゃん不喜欢吗?”

“……”

“嗯?”

“喜、喜欢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