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神のまにまに(1)

*OOC严重注意
*勿代三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取名废对不起
*其实就是想写猫月

OK?
GO(=゚ω゚)ノ


春天快要来了。

当伊东歌词太郎合上手里的书,抬起头望到还光秃秃的樱花树枝时忽然没由来地这么想。

这可能是由于比常人敏锐的感官嗅到了春天的气息,或者是作为稻荷神几百年来的生活经验和预感如此告诉他的,总之这样的想法就忽然蹦了出来,甚至让他无法专心地阅读了。

明天这棵树就会吐出细小的嫩芽吧。这样的猜想让伊东歌词太郎没由来地感到快乐,想到要和家里现在一定正疲于冬天的寒冷,窝成一团呼呼大睡的猫又分享这个让人高兴的消息,他就再坐不住了。

于是他干脆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比平时要早地离开了他平时常来的公园,带着让心暖烘烘的愉悦感回家了。

小心翼翼地推开家门,果然看到了变回原形,安静睡着的黑色猫又。

听到开门的声音,猫又垂着的耳朵本能地竖起来动了动,但看样子他还没有醒过来。两条黑色的尾巴围在身侧,相比普通猫咪要大上许多的身体因为寒冷随着呼吸阵阵地发着抖。不知是不是因为门外的冷空气,他蜷缩得更紧了,看起来可怜的很。

伊东歌词太郎赶紧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小心翼翼地盘腿坐在安静地睡着的猫又身边,把刚才看到一半的书放在一边。棕色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从身后显现出来,温柔地圈住瑟瑟发抖的猫又。

埋在带有熟悉的体温的柔软毛发里,刚才还紧绷着的身体总算放松了下来,下意识地蹭了蹭那让他感到安心的大尾巴。

等天月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时,窗外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身边的伊东歌词太郎手里正捧了一本书,安静地读着。

窝在温暖的大尾巴里,脑袋还混混沌沌的天月也不想打扰他,只是打了个哈欠,微微扬起头出神地看着身边的人的侧脸。

不过这样直勾勾的眼神也足够吸引伊东歌词太郎的注意了。

把手里的书放到了一边,伊东歌词太郎骨节分明的手覆上了天月的脑袋。掌心毛茸茸的脑袋热热的,垂下耳朵的他本能地仰起头去蹭那温暖的手掌。

修长的手指往下移到了脖子的地方轻挠,指甲恰到好处的长度让天月眯起了眼睛,从喉咙里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他的两条黑色的尾巴因为好心情悠闲地在身后摇来晃去,伊东歌词太郎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尾尖,恶作剧似地伸手去抓住其中的一条,看着它从自己的手里挣脱又甩回掌心。

“不要玩我尾巴啦。”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人形的天月拍掉那只调戏自己尾巴的手,不满的皱了皱鼻子。

“抱歉抱歉。”伊东歌词太郎安抚地揉了揉天月被染成褐色的头发,“觉得很有趣忍不住就玩儿起来了。”

仍然还犯着困的天月也没精力再抱怨什么,又躺倒在恋人硬邦邦的腿上,伸手环抱住那细得可怜的腰蹭了蹭,迷迷糊糊地感觉自己又要睡着了。

一旦到了冬天,天月就会变得特别嗜睡。在最冷的几天里,他甚至有可能会不吃不喝不变姿势地睡上几天。这种情况,一般会一直持续到春天的樱花树长出花骨朵的时候才会好转。

虽说作为一只妖怪,他是不用担心什么健康问题,但这也让天月很是困扰。

天知道在睡着的几天里会错过什么漫画或者动画呢。【划掉】

褐色的大狐尾像被子一样盖在了天月身上,伊东歌词太郎温暖的手掌贴在天月的脸颊上。

“觉得冷的话睡觉时怎么不开空调或者暖炉呢?回来的时候都看到你冷得发抖了。”

“唔……忘了。”侧头蹭了蹭那只手掌,天月含糊地回答,“因为我很困嘛……”

被他完全依赖地撒娇逗笑了,伊东歌词太郎的大尾巴好心情地一甩一甩,就好像是在安抚睡觉的小孩子那样拍着天月的肚子。

“我想明天春天差不多就快来了,”他的声音里透着十足的愉快,“明天门口的樱花树大概就会长出嫩芽也说不定哦?”

听到这话的猫又变得精神了起来,没有收起来的黑色猫耳朵竖了起来,在染成褐色的头发间显得格外显眼。他瞪大了眼睛,身后的尾巴兴奋地扭来扭去,看起来似乎快要缠到一起打个蝴蝶结一样。

“真的?”

“我猜是这样的吧,”伊东歌词太郎眯起他细长的眼睛,“今天坐在附近的公园里隐隐约约就有了这样的预感。”

“呜呜呜不愧是稻荷神大人太厉害啦!”一想到再过不久就能摆脱这种萎靡的精神状态,天月就兴奋地把脸埋在对方的肚子上一顿猛蹭。

“我可没说过一定会来啊,”伊东歌词太郎无奈地揉了揉那只毛茸茸的脑袋,“要是我说错了你可别怪我哦?”

天月抬起头,脸上还挂着笑容,圆圆的眼睛难得地闪闪发光,“没关系!太郎要是说春天会来的话就算不会来也一定会加紧脚步匆匆忙忙地赶到的!”说话间黑色的耳朵兴奋地上下扇动着,看起来就好像是要带着他飞起来了一样。

听到天月像小孩子一样的发言,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说的也是呢!”他注意到天月兴奋的脸上还带着难掩的困倦,于是把温暖的手掌压在了他的发顶,让竖起来的耳朵安分地垂了下来,压低了的声音带着安抚的力量:“睡吧,我会陪着你的。”

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天月听罢点了点头,趴在伊东歌词太郎的腿上,不一会儿就又呼呼地睡着了。

看着怀里毫无保留地信任自己,安心地睡着的猫又,伊东歌词太郎内心的满足感就像是即将盛开的樱花一样不断地冒出来。

明明前不久(虽然对普通人来说是很长的时间)还是一只比普通野猫脾气还要大的猫又啊。

一想到最初因为总被别的妖怪欺负的天月对着自己乱挥爪子,但却因为肚子饿又可怜巴巴地蹲在远处看着自己的场景忍不住的想笑。

说起来,天月是什么时候开始真正地接近他的呢?

想到这里,伊东歌词太郎的思绪顿了顿,关于那一段时间的记忆太过模糊,不管怎么想似乎都想不起具体的过程。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从半拉的窗帘间溜进了细碎的月光打在他的发间。

腿上还保持着人形的天月垂着柔软的耳朵趴着,伴随着身体的起伏,细小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被无限的扩大,对于伊东歌词太郎来说就好像是寂静的安眠曲。

他干脆闭上眼睛,为了不吵醒怀里的猫又,保持着他现在端坐的姿势打起了盹儿来——对于不管用什么睡姿都不会难受的他来说也没有感到什么不适。

意识渐渐混沌起来,眼前转过各种各样的场景,各种各样的画面汇成记忆之海像海啸一样扑面而来。

这不是我的记忆。伊东歌词太郎清醒地判断。

这是他作为狐仙不得不体验的事情。可能是见的东西太多,可能是太容易听到人类的心声,他时常会梦到一些别的人类的事情。

这些梦境往往都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人类的欲望和情感对于他来说太过复杂沉重了,那些人类的记忆和愿望在梦境里或是像电影那样让他陷进其中,或是具象化成沉重的锁链捆得他喘不过气来。

永远都是让他痛苦的噩梦,他甚至因此很长一段时拒绝闭上眼睛,生怕一不留神就睡了过去。

不过今天的梦境似乎不太一样。

这是一段思念的记忆。想要再见一次已经去世了的,陪伴自己十几年的猫咪的女孩在内心里强烈的呼唤。

也是一只黑猫呢……

说起黑猫,伊东歌词太郎忽然想起来自己被噩梦困扰而不愿睡觉的那段时间似乎正是遇见了天月的时候。

刚才模模糊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

即使作为神明,没有休息的话也是会疲倦的。

那天因为严重的疲劳感,没有注意到自己手边难得愿意靠近的天月,重重地压上了他的尾巴,结果被狠狠地挠破了手背。

伊东歌词太郎看着跑远了的天月蜷缩在一边委屈地舔着自己无精打采的尾巴,手背上的疼痛感不但没有让他清醒反而让他意识越发的模糊,不知不觉间他就保持那样的坐姿睡着了。

那可真是个让人犯恶心的噩梦啊。

以第三者的视角在一边注视着女孩和黑色猫咪快乐的回忆,伊东歌词太郎难得地能在梦境里开小差。

那个梦境的内容他已经不太记得了,但那种恶心的感觉即使到现在也挥之不去。

当他从梦境里挣扎着醒过来时,眼前是一个惊慌失措得快要哭出来的孩子。

看到自己醒过来,那孩子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划过他光滑的脸庞落在破旧的衣料上。

被这突然出现的孩子吓了一跳,伊东歌词太郎才注意到他乱糟糟的黑色头发间耷拉下来的耳朵和身后蜷起来的两条黑色的尾巴。

那孩子伸出小小的双手抓着刚才被挠伤的手,像是为同伴疗伤那样小心地舔了舔。虽然手背上的伤口早已在他的睡梦中愈合了,皮肤和最初一样的光洁。

他大概是担心自己手上的伤口让他痛苦吧。伊东歌词太郎猜想。

这样的想法让他感到意外的惊喜,毕竟这是小猫又第一次愿意接近他。

被抓着的大手按在了小小的头顶轻揉了一下,温柔的嗓音安抚着微微发抖的孩子。

这就是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契机。

眼前女孩的记忆接近了尾声,随着她露出释然的表情,伊东歌词太郎也悠悠转醒。

模糊的视线中,已经长大了的天月和记忆中小小的孩子重叠在一起。

柔和的阳光打在他愉快地摇晃着的尾尖,黑色的耳朵精神地竖着。现在的他正把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抱着伊东歌词太郎的大尾巴等待他醒过来。

“早上好,太郎!”

啊啊,真是可爱。

这样想着的伊东歌词太郎俯下身,亲吻了一下猫又勾起的唇角。

“早安,あまちゃん。”

至于那之后害羞的猫又是如何炸毛的,那都是后话了。

—TBC—……?

有没有人想要看后续呢(´・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