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 夕立のりぼん

*OOC极严重注意
*肉并不好吃
*勿代三
*跪求不打
*要打也不要打脸《够了



狐狸是狡猾的,不论是在什么类型的作品里,狐狸似乎永远担当着狡猾的引诱别人上钩的角色。

伊东歌词太郎就是这样的一只狐狸。

在和天月的恋爱中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个捉弄天月,引诱天月的狡猾角色,并乐此不疲。

「阴险狡诈爱耍小聪明」

这是天月给伊东歌词太郎的定义。

相反的,羊年出生的天月大概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绵羊。性格温顺又容易被戏弄,似乎不知觉间就会被吃掉也说不定。

所以捉弄这样的他才更有意思。

当伊东歌词太郎打开自己的家门,看见发梢滴着水,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雨水浸成半透明的天月时,狡猾的狐狸眯起了细长的眼睛,狡诘地笑了起来。

迷途的小羊把自己送上了门来,又有什么理由不趁机戏弄一下呢?



“真是糟糕啊……”天月接过伊东歌词太郎递过来的毛巾擦起了自己的头发,“跑步跑到一半察觉到不对劲,结果果然下起雨来了啊……呜哇!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先借我的衣服穿一下吧,”伊东歌词太郎把手里刚拿出来的衣服放在了天月身边随后坐在他的对面,“不然会感冒的。”

天月向伊东歌词太郎道了一声谢,继续着自己擦头发的动作。

一时间房间里只充斥着天月擦头发的沙沙声,混杂在夏日午后雷阵雨的哗哗声里,嘈杂又安静得不可思议。

然而这份安静马上就被打破了。

伊东歌词太郎伸出手,附上天月的脸颊,微微倾身不断靠近他,直到能感受到停下动作的他呼出的温热鼻息打在自己的脸上。

嗯,奶香味的,他难道在出门之前吃了糖吗?

“歌词太郎你在干什么……”虽然像这样好像抱怨一般的问了一句,但对于刚洗完澡还冒着热气的他来说,那只在空调下吹得微凉的手掌却让他不住地贴近,看起来就像他家那只猫咪主动蹭人时的样子。

狡猾的狐狸满意地看着自己恋人毫无保留的撒娇样子,阴险的恶作剧心情让他凑近了天月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问:“穿着薄薄的衣服淋了一身水来到我家里,天月难道是在邀请我做一些什么吗?”这样说完他眯起来的细长眼睛看着对方,期待着意料之中的反应。

这是狐狸先生惯用的技两,往往能赢得对方通红的脸颊和傲娇的反驳。

然而这次他却失算了。

天月既没有脸红和没有反驳,只是睁大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伊东歌词太郎。直到对方疑惑地喊了一声“天月君?”他才有了动作。

乘着伊东歌词太郎来不及反应,天月凑上前,把两人本来不到一拳的距离缩到了零。微凉的双唇贴上温热的双唇,快速地亲吻了一下发出了“啾”的一声。

“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认为了,那就当做是我的引诱邀请吧。”天月环抱住伊东歌词太郎,甜腻的声音里满是得逞的笑意。

“隠し事をしましょ。”

披着羊皮的猫咪终于露出了他调皮地摇晃着的尾巴。







“天月今天可真是主动啊……说起来你今天本来是打算干什么来的?”

闻声,趴在床上的天月爬起身,和坐在自己身边的伊东歌词太郎面对面,然后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

“我啊,虽然一开始是被歌词桑的歌声吸引的,但是我现在可是爱着你的全部哦。除了歌声,你的性格、想法、习惯……一切都是我深爱你的原因。”天月的眼睛直视着伊东歌词太郎,眼里闪着的光芒让他移不开视线,“我相信你的fan们也是,除了深深喜欢你的歌声,同时也是喜欢你这个人、的……”

面前的人忽然之间哽咽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地从眼眶里掉出来。

“所以…不要再说什么除了我的歌以外没有人会爱我这个人之类寂寞的话了啊……!”

伊东歌词太郎想起来了,这是自己前几天在广播里说的话。

“不会被人所爱”之类的……

居然因为这样一句话而跑来找他了,还真不愧是天月啊……

“啊啊抱歉,这种话我再也不会说了。”他微微侧头,亲吻了一下覆在他脸上的温暖掌心,“让你担心了,抱歉啊天月。”

“我也爱你哦,天月。”

就像你深爱着我一样。

你全部的全部,我都深爱着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