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精灵

*严重的OOC
*BUG多
*srr过着苦逼的生活
*请勿带入三次元
魔法师歌词X精灵王子月

OK?GO─=≡Σ((( つ•̀ω•́)つ


伊东歌词太郎先生是一位魔法师。

啊,您误会了,并不是那种年过三十还没有成为大人意味上的魔法师——虽然伊东歌词太郎作为一个发情期的青春少年(划掉)还没有交过女朋友。

伊东歌词太郎是真正意味上那种会举着魔杖念念有词发出噼里啪啦的光线的魔法师。

虽说是一个还在魔法学院中摸索的年轻学生,但和同龄人比他已经是个相当出色的学员了。尤其是魔法史和自然这两门课的老师,简直对这位优秀的,并且在教学方面提供了非常大的帮助【?】的学生爱不释手。

然而,这位每年都能拿到全额奖学金的学员,在从初中部毕业,进入高中部以后的一个学年里,已经两次和奖学金失之交臂。

不,并不是堕落了。倒不如说他的成绩一如既往,维持在学年榜首的位置。

除了一门课,几乎每一次考试他都是呆在最底部的。

召唤课,是学习如何召唤精灵来提高魔法师能力的课程。因为有一定风险,为了让那些不成熟的小豆丁先培养起一定的魔法基础和理论知识,在高中部才会有的课程,成为了伊东歌词太郎和这门课程的教授的噩梦。

现在想来,伊东歌词太郎觉得他的厄运从第一节召唤课就已经开始了。

因为成绩十分优秀,就算在高中部也很出名,在经过一些讲解以后教授就理所当然的请他来示范。

完美的魔法阵,如同教科书一般正确的动作和吟唱,从魔法阵里爆发出来的金光,这一切看起来都预示着召唤出来的会是个不得了的家伙。

不管是教授还是学生都是这么想的。

然而等光芒散去,魔法阵的正中间趴着的却是两只白猫。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它们转动着小小的脑袋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一下窜到了伊东歌词太郎的身后。

彻底的沉默在教室里保持了三秒,随后爆发出了这个教室里前所未有的爆笑。

教授收起僵在脸上的笑容,清了清喉咙,认为伊东歌词太郎可能是第一次召唤有不熟练和紧张的原因——虽然从他刚刚的表现来看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示意他带着他第一次召唤来的两只白猫回到座位上。

那之后大概两三节课,不管他的做法多么的完美,魔法阵里都没有出现什么东西。不过他和教授都把原因归结在同班的另一位优秀的学员そらる身上。

因为明明是和别人一样的魔法阵,他每次却能召唤出一大堆的精灵来。这附近容易被召唤的精灵可不多,每次上课,只要是そらる出场,那么教室里能“抢到”一个精灵的学生就没有几个了。

几次下来,教授就禁止他在自己的课上练习了。

当时的そらる无辜地看着小小的魔法阵里互相推搡吵闹的精灵们,觉得十分无奈。

然而就算排除了这样一个干扰因素,伊东歌词太郎的召唤仍然没有得到什么进步,倒不如说会变得更糟糕了。

因为他的魔法阵里出现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奇幻,相比之下第一节课的白猫们实在是正常得可以。在经过无数次召唤出各种奇妙的,危险的生物,当他的魔法阵里出现一只幼虎时,伊东歌词太郎成为召唤课第二个被列入禁止练习的名单中的学员。

虽然因为他每次能召唤出来不少奇妙的生物为自然课提供不少活生生的范本(而且喜欢动物的他自己也挺乐在其中),自然课的教授恨不得每次都给他两倍的分数,也无法避免每次召唤课他都只能拿零分的悲惨境遇。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整整一个学年。

这天当他回到自己的寝室,给第一次召唤来的两只小白猫喂食顺毛过后,看着同寝室正被一群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精灵围着转的そらる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好啊……そらるさん。”

“啊?”顶着黑眼圈的,一边咒骂自己作死选那么多课一边奋笔疾书的そらる从乱糟糟的作业里抬起了头,表情阴郁得像是要杀人,“好什么?”

膝盖上的两只小白猫被吓得炸了毛,刺溜一下躲到了他们的铲屎官身后。

伊东歌词太郎回想了一下自己上次这么说以后被打得妈都不认得的经历,面不改色的回答:“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刚刚我说今天天气不错,你看,天空多蓝啊哈哈哈哈……”笑到一半他就笑不下去了,因为そらる的脸和上次揍他时一样黑了。

不过他还是没有挨揍,只是和一群吵吵闹闹的精灵们被一起赶出来了。

面对着狠狠被关上并且从里面反锁的门,伊东歌词太郎和精灵们沉默了一会儿,精灵们又吵闹了起来。从偶尔捕捉到的几个单词,伊东歌词太郎判断他们应该是因为被赶出来的事情在吵架。

“真好啊……そらるさん……被精灵们宠爱着呢!”可能本人都没有察觉到,他就这样发表了一句自己的感想。

听到这句话,吵闹的精灵们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一齐扭头看他,随后马上七嘴八舌地炸开了锅。

“要说好运,你可不比そらるさん差啊!”
“毕竟你可是被深深爱着!”
“是啊是啊不然你每次上课怎么能召唤到那么多神奇的生物呢!”

“等等!等等!stop!”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昏了头,伊东歌词太郎连连摆手阻止,“你们……刚才说什么?深爱着?谁??是说我每次练习都召唤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生物都不是我的原因吗?”

“那是当然啦!”
“每次他都废好多力气找来了那些生物呢!”
“&*%#¥……”

看着面前吵成一锅粥的小精灵们,一想到自己这一年魔法阵里的大千世界都出于同一个家伙之手,伊东歌词太郎感到一种被恶作剧了的气愤:“呜哇……那是什么啊……所以害得我都没办法好好上课了不是吗……总觉得超过分啊!”

“过分的是你吧啊!”

那之后伊东歌词太郎被处于作业地狱的そらるさん打得妈都不认得了。

———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升入高中二年级以后。

召唤课的教授换了另一位。虽然早就有所耳闻两位黑名单上的优等生,但教授想总该先摸清楚他们的水平才行,所以让他们两个在放课后单独留下来进行练习。

时隔半年再次练习召唤,伊东歌词太郎一边熟练地吟唱着咒文一边开着小差,猜想这次会从自己的魔法阵里跑出什么来。

结果等吟唱结束,金光散去,在场的三个人都是一愣。

一只漂亮的,有着闪闪发光翅膀的,比伊东歌词太郎矮了半个头的精灵正瞪着像夜空一样的大眼睛,疑惑地站在那里。

伊东歌词太郎和そらる惊呆了,而新教授已经兴奋得鼓起了掌:“真是精彩啊伊东くん!太精彩了!完美的魔法阵,完美的吟唱,最后竟然召唤出了……我想您应该是精灵王子吧……啊啊真是做得太漂亮了!伊东くん!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拉入黑名单啊哈哈哈哈哈!”

正发着呆的伊东歌词太郎因为被大力地拍着肩膀才回过了神来,他走到那只还在发着呆的精灵面前,小心翼翼地打着招呼:“那个……你好……?诶、诶你等等!!!”

谁知回过神来的精灵并没有回礼,反而一扭头飞走了,速度快得像是被そらる吓到了的猫咪。

伊东歌词太郎,在历时一年终于第一次成功召唤出一只精灵以后,把对方吓跑了。

———

天月吓傻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召唤,明明伊东歌词太郎已经没有练习了不是吗?

并不是因为不想被召唤,不如说很久以前,在伊东歌词太郎入学前他就一直在期待着被召唤的那一天。

精灵会被美妙的嗓音吸引,这算是他们选择召唤自己的魔法师的一个重要标准,也算是一种审美标准,所以有着迷人嗓音的そらる才会那么受精灵们的欢迎。

而天月,深爱着伊东歌词太郎。

最初是因为那爽朗得像天空一样的嗓音,随后在期待着被召唤的每一天里对这个有着漂亮嗓音的人类的喜爱就更加加深,变成了无可救药的爱恋。

最终当他一直等待的那一天来临,他紧张得手心都冒出了汗。但在他踏进面前的魔法阵之前,姐姐刚带回来的两只小白猫就先他一步跳进了魔法阵。

看着面前迅速合上的魔法阵,天月觉得自己快哭了。

那之后魔法阵又在自己面前出现几次,出于赌气和害羞,他都没有理会。

然后他发现那两只小白猫被伊东歌词太郎养在了自己的寝室,想想伊东歌词太郎热爱动物的性格,他想作为见面礼(其实是因为太害羞不敢踏进魔法阵)应该先送一些礼物给伊东歌词太郎。

所以他开始往魔法阵里塞各种各样的奇异生物,甚至为此跑到了附近的古森林去觅宝,被生气的父亲母亲还有哥哥姐姐们好一顿训斥。

但他乐此不疲地赠送着那些奇妙的生物,因为希望深爱着的伊东歌词太郎能开心。

直到他听见对方大喊着:“超过分啊!”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做法反而让对方感到困扰了。

想到这里,飞累了坐在喷泉旁边的天月忍不住要啪嗒啪嗒地掉眼泪。

当勉勉强强跟在天月身后,一路狂奔、询问,好不容易追到这里来的伊东歌词太郎喘着气跑过来时,那只他刚刚召唤来的精灵正耷拉着尖尖的耳朵和漂亮的透明翅膀,可怜兮兮地缩在喷泉边胡乱抹着自己掉个不停的眼泪。

伊东自黑太郎有些伤心,虽然他知道自己长得很丑没有女孩子喜欢,但他真没想到自己已经丑到让第一次见面的人吓得拔腿就跑,躲在角落里哭的程度了。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天月身边,尽量放低音量以免再次吓到他:“那、那个……精灵先…王子殿下?”他想了想,觉得不管对方怎么说自己都该为自己的长相道歉,“对不……”

“对不起!”谁知自己的道歉被对方哽咽的道歉打断,“我……!呜咳咳咳咳咳……”

可能是说话太急,刚刚又哭得太伤心,天月被自己呛得说不出话来。

伊东歌词太郎被这只精灵弄得手足无措,他只好伸手拍拍天月的背,一边安抚他:“啊不要急!慢慢说,慢慢说……”

好不容易缓过来,天月转过头,还在掉眼泪的漂亮眼睛对上伊东歌词太郎细长的眼睛。

“对不起伊东先生……!我、我……呜呜……我不知道你不喜欢那些动物……还让你觉得困扰了……请、请不要讨厌我……!”

说话时他耷拉下来的耳朵还随着他抽泣一动一动的。

伊东歌词太郎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摸不着头脑,想起前不久那些そらるさん身边的小精灵们的发言,他才反应过来。

“啊!你就是那个……!”

……深爱着……

想到这里的伊东歌词太郎说不下去了,他看着那双好像闪着星光的眼睛红了脸。他慌乱地擦着对方脸上的眼泪一边安慰:“不不,我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讨厌你啦!那些动物们都很可爱哦!很可爱!也帮了我很大的忙啊!那时候说了'过分'什么的……对不起!我那时候说了那么过分的话……所以别哭了?呐??”

天月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手忙脚乱地安慰自己的样子,还是有些不安心:“真的?真的不生我的气不会讨厌我吗??”

“不会啦!真的!伊东歌词太郎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哦?”

“!”听到对方这么说的天月脸刷地一下红透了,可能是高兴过了头,他那双充满了笑意的漂亮眼睛又一次掉起了眼泪。

这次伊东歌词太郎不再像刚才那样手忙脚乱,只是无奈地把这只可爱的爱哭鬼精灵抱在怀里,小声地安慰。


就这样,优秀的魔法师得到了他可爱的精灵王子,精灵王子得到了他深爱的魔法师先生,召唤课上不会再出现什么奇怪的生物,虽然自然课教授可能会哭,这真是一个美满的结局。

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除了有一个人不这么想。

正处于作业修罗期的そらる顶着黑眼圈从作业里抬起了头狠狠地瞪着隔壁正玩得开心的某人和某人,再看看自己身边吵得不可开交的精灵们,觉得人生无望。

等考试结束我要把伊东歌词太郎打得妈都不认得。 by精神衰弱的そら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