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会いたい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伊东歌词太郎X天月

请勿带入三次元

OK?GO(●ↀωↀ●)✧


天月_amatsuki_:暑すぎるので夕飯は冷たいおうどんです。最高です。 【因为这天实在是太热了所以晚饭吃的是冰凉凉的乌冬。最棒了。】

虽然在推特上这么说了,放下手机的天月的神情却怎么也没有半点让人能联想到“最棒了”这三个字的样子。那苦恼纠结的表情一度让路过他身边的服务员以为自己上错了菜。

不,并不是因为面前的乌冬面看起来有什么问题,倒不如说肚子饿扁又在热到让人融化的街上走了那么一圈以后吃上一碗这样的乌冬简直是难以言喻的幸福事情了。

只是他在等待自己的食物上桌时开了一个小差。

坐在他右手边的是一对情侣。同样是因为外面炎热的天气,女孩正在跟男孩撒娇要对方和自己一起点乌冬。

「啊……虽然其实我更喜欢吃荞麦面……不过今天就吃乌冬吧!」抵挡不住可爱女朋友的撒娇攻势的男孩妥协。

天月正在划着手机屏幕的手指停顿了一下,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有些耳熟。随即想起来,去年夏天某人也说过似的话。

【虽然爱拉面,但是歌词太郎现在爱乌冬!】

为了安慰因为荞麦过敏没能吃到那家店的乌冬的自己,拉着他的手的那家伙用开玩笑的语气这么安慰着。

当时还是夏日每天最炎热的时间段,加上某些天月不想承认的原因而泛红的脸颊,实在是热的不行,两只汗湿的手牵在一起的确很难受,但他却完全不想放开,任由对方牵着自己去寻找另一家没有荞麦的乌冬店。

因为那家伙是伊东歌词太郎,自己一直说着对方很阴险狡猾,事实上是在看透自己内心这方面的行家,用非常“狡猾”的方式来包容自己的家伙。

他最喜欢的那家伙。

想到这里天月忍不住红了脸,晃了晃脑袋想要把脑子里这些令人害羞的东西赶出去,但看样子好像起了反效果。

最近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两个人都因为各自的工作而忙得不可开交,别说是见面了,连line和推特上都很少说话,在忙得团团转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余力去想起对方。在无意之中,思念已经积累了起来,一旦放松下来就好像是开了闸的蓄水池一样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拦都拦不住。

「啊,好想见歌词太郎さん。」

就是这样一个想法,让他面对一碗无辜的乌冬面犯起了愁。

最后他心不在焉地吃完碗里让白天的自己期待已久的乌冬,走出了店门,但心里的纠结却完全没有减淡。

他想要见伊东歌词太郎,想得不得了,这段时间积攒起来的思念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一下子淹没了他。

但也正是因为好久不见,所以他现在不能去见对方。同样是忙于工作,天月知道对方现在更需要休息,更何况明天就是COF彩排了,总是能见到的。

啪嗒。

而且……想要和对方说的话太多了,反而不知道如果见面的话应该和对方说些什么。要是冷场的话可就尴尬了啊……

啪嗒,啪嗒。

但是还是想要见他,现在就想。

头顶的月亮已然隐进了厚厚的云层里。

———

伊东歌词太郎呆滞地坐在自家的绿色小地毯上,听着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几分钟以前,他正因为工作告一段落放松地享受着和他的爱猫们一起安静独处的时间。然而房间里有些太过安静了,安静得能听见两只小白猫的呼吸声,这对于这几日一直奔波的伊东歌词太郎来说,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能够到各种地方开live,能够尽情地唱歌,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畅快又开心的事情了。回味着前几日的live,他想起了路途中总是能看见在东京没法儿见到的天空。

不是沉闷的黑,而是缀满了闪闪发亮的星星,充满了生气,绚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想到这里伊东歌词太郎愣了一下。

不,这可不是什么在东京没法儿见到的天空,倒不如说他见过比那更加闪亮得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星星。

那双总是盛满了活力的闪闪发光的眼睛,属于他那最喜欢的恋人的眼睛。

脑子里的星空渐渐被一个人代替,那个人的笑颜,那个人撒娇时的样子,鼓励自己时的样子,尽情唱歌时的样子……等他回过神的时候,脑子已经被一个人占满了。

啊啊,好想见天月くん啊。

这种想法一旦出现,就迅速地在伊东歌词太郎的内心里生根发芽,狠狠地绞紧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以爱情作为酵母,随着时间不断膨胀的思念之情在他不知不觉间已经多到了不可思议,早就溢满出来,塞满了他纤瘦的身体。

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要感叹恋爱真是可怕,但很快又被对恋人的思念淹没了。

所幸的是,明天就是COF的排练了,想要见到天月并不是那么难的事。然而内心还是叫嚣着,现在就想要见到天月,好想见天月。同时理智又在告诉他,现在对于自己和天月都是难得的休息时间,只有更好的休息才能精力充沛地进行明天的排练。

他并没有纠结很久,外面就响起了轰隆隆的闷雷声,他这才注意到外面似乎下起了大雨。原本安静地窝在他左边膝盖上的mimi忽然动了动耳朵,抬起了小小的脑袋左右转了转,一下子跳了起来窜进了里屋里自己的小窝里。

伊东歌词太郎正疑惑着mimi反常的举动时,门铃响了。

在拉开门的前一秒,他都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

刚刚还占满了自己大脑的那一个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似乎是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被大雨淋了个措手不及,上身已经湿透了。前几天刚打理过的头发还滴着水,贴在他的脸颊上。那双比星空还要漂亮的眸子正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歌词太郎さん……」

他赶紧把天月拉了进来,把自己的衣服先借给他,让他先去浴室里洗个澡。

现在他仍觉得不可思议,刚刚还在思念的人下一秒就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虽然这怎么看都是个巧合,但他还是觉得像在做梦一样。

难得能独占伊东歌词太郎膝盖的pon瞪大了圆溜溜的异色瞳,瞧了瞧已经没有水声传出来的浴室,又扭头盯着自己主人看了一会儿,忽然直起身,安静地回了自己的小窝。

自家猫咪的这一举动让伊东歌词太郎不禁感叹,ponpon果然是一只会读空气的猫。

下一秒,头发还滴着水的,穿着自己借给他的衣服,脖子上挂着毛巾的天月就从浴室里推门出来,正巧瞥见了那一晃一晃隐没进没开灯的黑暗里屋里的白色猫尾巴。

果然pon超会读空气的。

看见整盘腿坐在地上,拍拍自己前面的地板,示意要给天月擦头发的伊东歌词太郎以后,天月默默感叹了一下。

乖乖地坐在对方指定的位置,靠在了恋人胸口,对方抓起挂在他脖子上的毛巾,盖在他还湿漉漉的脑袋上,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隔着毛巾轻柔地擦着自己的头发。

这是以前一起活动时,两人被分到同一个房间时的定番。

第一次两个人同一间房时,可能是因为白天的工作太累,也可能是因为在浴室待了太久,连头发都没有擦干就迷迷糊糊地从浴室里出来的天月一头就栽在了床上,任凭担心他感冒的伊东歌词太郎怎么叫他都起不来。

当时伊东歌词太郎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从浴室里拿来了毛巾,让天月靠在自己身上帮他擦起了头发。

同样的事连续发生好几次以后就渐渐地变成了固定节目一样的存在。

偶尔,天月也想帮伊东歌词太郎擦擦头发。但那双温柔的手似乎有什么狡猾的魔法,在他头上沙沙沙地施完了魔咒以后他就会像被纺锤扎到了的睡美人那样香甜地睡着。

想到这里,他有些不甘心地仰起头,对上了对方有些疑惑的视线。

“……天月くん?”

“歌词太郎さん,超狡猾的。”

被天月突然的发言搞得一愣的伊东歌词太郎,习惯了偶尔会不按常理出牌的恋人,很快就回过神来。他干脆放下了手里已经完成得差不多的工作,把毛巾放到了一边,用手指梳理着对方被擦得有些乱的头发,眯起眼睛笑了:“为什么这么说?”

啊啊……居然还有脸问我呢……看着那张笑咪咪的脸,天月愤愤地想。

“因为歌词太郎さん很狡猾。”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抱怨。

被那贫乏的,混杂着撒娇的不甘心抱怨戳到,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光看表情也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的伊东歌词太郎对于调戏自己可爱的恋人这件事情真是乐此不疲。

天月红着脸直起身,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你笑什么啦!”颇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

“抱、咳咳…歉抱歉,”笑着笑着呛到的伊东歌词太郎边咳嗽边道着歉,“只是觉得天月くん实在太可爱了而已。”顿了顿,稍微平静了一会儿以后他又接着说:“说起来,没想到好久不见的天月くん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呢……”

还不是你的错……天月忍不住腹诽。

“其实我刚刚笑,有一部分是别的原因啦。”

“其实在天月くん敲门的时候啊,我正想着好想见天月くん呢。结果想着想着,雷鸣就把一只雨月くん送到了我家门口。”骨节分明的右手抚上天月的脸颊,手上因为弹吉他留下的茧与皮肤摩擦意外的让天月觉得很舒服,“天月くん,瘦了呢。”

“雨月是什么啊……是说最没资格说我瘦了的人就是歌词太郎さん了吧,你看起来可是比之前要瘦的多了。”有些害羞的天月小声地吐槽,同时又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他抬起左手,抓住那只覆在自己脸上的大手。因为刚洗过澡还热乎乎的左手和吹了一会儿空调有些凉的右手十指相扣在一起。

“我也是,刚刚在回家的路上纠结着想要见歌词太郎さん,走到这附近时就被淋得湿透透了呢……这说不定是歌词太郎さん的错哦!”天月摆出一脸一本正经的表情,“不是说狐狸如果很想念一个人,思念积攒的太多就会下雨吗?”

“喂喂,怎么怪起我来了啊?”伊东歌词太郎配合地露出了苦笑,随后又反击道:“这也说不定是雨月くん自己招来的雨水呢!因为实在太想我了!”

话落,两个人都绷不住笑了起来。

笑声没有持续多久,就被融在了对上视线的两人的唇舌间。带着一点因为许久不见的小心翼翼,从干涩的嘴唇相处渐渐转为了湿润的舔吻,贪恋地交换着彼此的气息。扣在一起的两只手不断地向对方传递着互相让对方留恋的体温。

因为思念腐蚀出来的空缺一点一点地被对方的气息、体温、温柔填满了。

啊啊,就是这个人了。不论什么时候,分离多久我都是那么的喜欢他啊。

一吻结束,两人放开了紧紧扣在一起的手,转而环抱住了对方。

伊东歌词太郎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气:“天月くん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我的气味呢w”

听到这话的天月本来红红的脸颊更红了:“没办法吧!毕竟我刚刚在这里借用了浴室……”尾音有些含糊,似乎带着撒娇意味的少年电音弄得伊东歌词太郎心里痒痒的。

“嗯……”把脸埋在天月温热的颈窝,“感觉这样其实不错呢,有一种'我的'的感觉……”

被对方的话语和行动弄得一僵,天月似乎在内心里进行了一番斗争才开口:“不这样也无所谓吧!反正我,已经……”说到这里,天月的声音已经因为害羞低得不能再低了。

但这样已经足够了,对于别扭的恋人难得的坦诚,伊东歌词太郎觉得自己的内心杯喜悦和喜爱填得满满的,不禁搂紧了怀里的天月:“啊,我知道。”

“我喜欢你哦,天月くん。”

温柔的嗓音回响在耳畔,似乎有一阵酥痒的电流从耳朵流向全身一样,激得天月觉得自己的心脏都颤抖了一下。

“我也是,最喜欢你了,歌词太郎さん。”

END

啊……总觉得好久没写甘党了……暑假快结束了才写了暑假第一篇呢……我也是没救了【捂住脸
感觉已经写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尝试复建中
最近看COF关于各种的repo总觉得虽然推特上不怎么说话但是私下里应该比以前还要腻歪也说不定【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