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喜欢的理由

*OOC

*勿代三

*两人最后一次一起去吃拉面时写的


(๑و•̀ㅂ•́๑)و✧ START

—歌词side—

时针已经指向了十二点。

伊东歌词太郎家今天也与平常无异的平静,pon和mimi已经窝在自己的小窝里依偎在一起呼呼地睡了起来。

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一东歌词太郎今天因为录音不在家的这一件事情了。

距离出道的已经过去了一年,伊东歌词太郎发售第二张专辑的消息一经发出就收到了不小的反响。fan们都太喜欢这个人了,对他的新专辑都抱着极大的期待。

因此伊东歌词太郎更是努力地工作,把身心全部都投入到音乐当中去,志在要做出最棒的成果来回应大家的期待。而作为代价,就是他已经忙到了不可开交的程度了。

虽然像今天这样到凌晨还没有回家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

时间实在太晚了,晚到连伊东歌词太郎的猫儿们都已经等不下去睡着了。

因此当伊东歌词太郎回到家时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光景。

听觉灵敏的mimipon从自己的小窝里跳了出来,轻轻地摇着尾巴走到他的脚边等待例行的抚摸和问候,而沙发上的某只大猫还裹着毯子呼呼大睡。

伊东歌词太郎轻挠了几下脚边小白猫们的脖子后走到沙发前,看着沙发上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脑袋,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手拨弄了一下天月的刘海,使得他因为痒痒的而咕哝了一声,小幅度地晃着脑袋。

就像在逗猫一样呢。

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这么想。

“说起来,太郎你和天月君交往也有一年半左右了吧?”

他忽然想起来今天lefty说的话。

“你喜欢他的什么地方呢?”提出问题的lefty随即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似乎太过突然,“啊啊我没别的意思啦只是有点好奇而已,毕竟是能让你这样的家伙坠入爱河的人啊,天月君他可是。”

虽然这个补充说明也有够伤人的就是了。

当时的伊东歌词太郎是怎么回答的呢?

“天月君他啊……”

———

天月一开始并没有打算睡着的。

如果要睡的话他会选择伊东歌词太郎的房间,而不是沙发。毕竟睡在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有够窄。

他一开始只是想等伊东歌词太郎回来一起去吃点什么而已。只是没想到今天的伊东歌词太郎回来得格外的晚,他看着指向十点的时针,只来得及对自己说:我只睡二十分钟!就合上了好像两块不同极性磁铁的眼皮。

等天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附赠的是近在咫尺的伊东歌词太郎的脸和附在自己脸颊上温暖的触感。

“唔……歌词桑……呼—哇…欢迎回来……”

伊东歌词太郎用大拇指拭去天月眼角因为打哈欠而溢出的泪花。

“累的话为什么不去床上睡呢?”

迷迷糊糊的天月无意识地用脸蹭了蹭伊东歌词太郎的手,声音里还带着粘粘乎乎的鼻音。

“等你回来……”顿了一会儿,“想一起吃宵夜……”

伊东歌词太郎被天月下意识的撒娇逗得笑了出来,心里柔软了一大片。

“今天太晚啦,现在去床上睡,明天我们去千里眼吧?”

也不知迷迷糊糊的天月有没有听见,他点了点头,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让伊东职业脱臼太郎困扰了好一阵子,最终好不容易让半迷糊的可能半清醒的天月被他半扶半抱地引导到床上。

伊东歌词太郎看着面前的天月,眼神温柔得能挤出水来。

被染成黑色以后服帖了很多的黑色毛发,细致的眉眼,下意识微微撅起的嘴,还有……

“歌词太郎桑……”

“什么?”

“录音,辛苦了……”

啊啊,就是这个了。

———

“要说我喜欢天月君的哪里的话……大概是全部吧。啊啊我知道我知道,听起来很敷衍是吧!不过的确是这样。最初是作为同样喜欢音乐又让我能有新的体验的恩人,那之后接触越多,就越是喜欢了。他的笑颜,他的声音,他努力的样子,坚强又柔软的性格,会下意识地对我撒娇……不论哪一点我都很喜欢啊。”

—天月side—

队伍的行进还是一如既往的慢,但相对前几日来说已经相当快了。

戴着口罩的天月偷偷瞥了一眼身边的伊东歌词太郎,在他笑眯眯地看向自己时马上又收回了目光。

都怪哈嘻羊那家伙!脸红的天月愤愤地想着。

事实上他并不是仅仅因为想和伊东歌词太郎吃个宵夜而已。

起因,是哈嘻羊随口问出的问题。

“天月你喜欢歌词太郎桑的哪一点啊?”

当时正在签名的天月手一滑把星星画成了月亮,有些惊慌地转过头看像一脸坦然的哈嘻羊。

“毕竟你们交往了那么久,我也有些好奇呢……”

“笨、笨蛋!干嘛问这种问题!我不知道啦不知道!”

天月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至于被莫名其妙发脾气的哈嘻羊是怎么教训天月的我们暂且掠过不谈。

总之因为那样一个问题,弄得好久没有见到恋人的天月没由来的想念起伊东歌词太郎了。因此他出了自己家门,来到距离自家不到十分钟路程的伊东歌词太郎家。

「喜欢歌词太郎桑的哪一点呢?」

这我怎么知道啊!天月不高兴地撅撅嘴。又狡猾又冲动,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明明是个DT情话却是成打成打,唱歌声音那么好听……呜哇啊啊我在想什么啊!

天月很想抽自己一耳光。

“天月君?轮到我们了哦?”

“唔?哦哦!终于能吃啦!”

虽然这么喊着,但天月却没把太多心思摆在千里眼拉面上。难得的,他没有把全身心都投入到千里眼家美味的拉面上。

呼噜呼噜吃掉了拉面,带着浓郁蒜味的两人满足地走出了店门。

虽说已经是春日的三月,但天气还是冷的让人发抖。天月被与店内温度不同的冷风吹得浑身一抖,拉了拉围在脖子上的星星围巾。

“天气还真冷啊……”歌词看着从嘴里呼出来的白气人不住感叹,“明明都已经三月了呢。”

天月点点头,感觉自己有些晕乎乎的,他想可能是刚才店里的暖气开得太足了的关系。

等伊东歌词太郎注意到天月的异样时,他差点就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吓得伊东歌词太郎赶紧拉了一把他的手臂,让他的脸免遭一次灾难。

“呜哇啊好危险!天月君你走路要好好看……天月君?”话说到一半,伊东歌词太郎忽然发现自己掌心能感受到透过厚厚的衣服传来的温度,忽然反应了过来,撩开他额前的刘海抵上了他的额头,果然能感受到微微地发烫。

“发烧了呢……”伊东歌词太郎拿自己有些凉的手贴在天月红红的发着烫的脸颊上,“总之天月君先回家吃点药好好休息一下吧。”

迷迷糊糊的天月看看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眼睛里的光,感受到脸颊上微凉的温度,忽然意识到自己纠结了半天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

他伸手,环住恋人的脖颈,把自己的脸埋在了对方的围巾里蹭了蹭,像极了一只撒娇的猫。

“歌词太郎,我好喜欢你啊。”蒙在围巾里的声音闷闷的,呼出来的热气把本来就暖和的布料弄得更加暖和了,“好喜欢好喜欢……”

黏糊糊的少年音在耳边不断地告着白,伊东歌词太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在颤抖。他伸手抱住恋人,平时爽朗的大嗓门现在温柔得不可思议:“我也喜欢你哦天月,最喜欢了。”接着不自觉地又生出了想要捉弄一下可爱的恋人的心情: “啊,难道天月你今天一天都在想这种事情吗ww?”

“嗯。”一向别扭的恋人出乎意料的坦诚,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又重复了一遍:“最喜欢歌词太郎了。”

———

“我真的不知道啦不知道!不管是什么事都会第一个想到他,见到他的话就会很高兴,歌声也好厉害……”

“注意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啊。”

  1. 顾束俺是一坨大槽娘 转载了此文字
    哇的一声就哭了,真好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