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側に居て欲しい

伊东歌词太郎X天月

*勿代三
*OOC
*腻歪的恋爱

OK?
GO╭( ′• o •′ )╭☞


第一次听「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的时候,天月哭了。

当时就坐在他的身边的伊东歌词太郎被他啪嗒啪嗒不停往下掉的眼泪给吓了一跳。赶紧用纤细的手臂环住他的身体,又拍又哄了好久。

“歌词太郎……”

“嗯?”

“……”抱紧

被忽然撒娇的伊东歌词太郎无奈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天月毛茸茸的头。

“天月君,总是在哭呢。”

“才、才没有呢……只是眼睛在流汗而已!”

“那是什么啊www”

代替这个问题的回应,天月抬起头,像小动物舔捻同伴那样,小心翼翼又亲昵地舔吻着伊东歌词太郎的唇。

『我喜欢伊东歌词太郎。』

闭着眼睛的天月脑子里不断回响着这句话,这种心情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迅速在自己的内心里蔓延了开来,就好像融合在血液里,温暖的感情不断地由心脏的收缩在全身心里扩散开来,简直要到了快溢出来的程度。

这种强烈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或者亲吻能好好传达的。

因此,他决定要将这份心情融入进歌声里传达给那个人。

一遍又一遍,不断地重复听着那个人所唱的歌;一次又一次,不断地练习着。比任何一首歌都要认真,比任何一首歌投入的感情都要多,只是一心想要将自己的这份心情传达给他。

『我知道你有着不想去回忆的悲伤回忆。』

『我也经历过相似的事情所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即使不知道未来的我们会怎么样,但在你身边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珍贵的时光。』

『我喜欢你。』

『好喜欢你。』

『我爱你。』

把抱着这样的心情的音源传给了mix担当的たまゆら桑以后没多久,就收到了来自对方的line。

「天月君还真是相当喜欢伊东桑呢!」

当时正抱着rua的天月看到这条line时差点把手机和rua一并扔出去。

但是对方并没有说错,倒不如说是大正解了。

这份心情,是否也传达给你了呢?

———

伊东歌词太郎猜到天月会投稿了,毕竟那孩子听这首曲子的时候反应那么大,之后也经常和他讨论这首曲子。

当他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看到天月的投稿以后忍不住笑了出来。那么认真的投稿文还真是少见。

只是当他点开那首歌以后,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歌声里带着太多的情感,那是强烈到直击心灵的声音,让他也忍不住认真起来的程度。他意识到之前mafu回推的那句歌声里有表情并不是随便说说的。

好想见天月。
好想见天月。
好想见天月。

这样的声音不断的在伊东歌词太郎的内心里回响,内心里温暖柔软的感情实在强烈到了让他措手不及的程度了。

郑重其事地感谢了天月的投稿,他就抓起了外套冲出了家门。留下不明所以的mimipon面面相觑。

———

收到了伊东歌词太郎那么认真的回复,天月高兴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这种回复,到底是传达到了还是没有啊……

随后没过多久,在line上他就收到了来自那个人的消息。

「天月君,能下来一下吗?」

?!

原本坐在电脑前的天月被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也不顾穿上外套就冲下了楼,一推开大门果然看见了正喘着气的伊东歌词太郎。

“歌词太郎你在干……!”抱怨的话还没有说完,天月就被对方一把抱住了。因为身高差和实在太过突然的拥抱,他的额头差点撞上对方的鼻子。他试着动了动,伸手回抱住对方,能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外套上的寒冷和还没有平复下来的喘息的温热。

“突然跑到我家来干什么……”

“我也是哦。”伊东歌词太郎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急切,似乎觉得还不够似的,又说了一次,“我也是哦。”

“所以你在说什……”疑惑的天月在话说到一半时顿住了,他忽然明白过来伊东歌词太郎在说什么。

伊东歌词太郎紧紧地抱住天月,好像这样做就能把自己强烈的感情传递给他一样。

“我喜欢天月哦,超级喜欢。”

“等、你等一下……!”

“我也是,呆子你的身边就感到无比幸福了哦。”

“所以说你等一下啊!”天月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伊东歌词太郎能看见昏暗的路灯下对方红透了的脸,那不断膨胀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相对的又生出了怜爱的、带着一点狡猾的想要捉弄一下他的心情。

他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天月你,今天的投稿难道不是想要对我说这些吗?”

天月愣了一下,脸变得更红了。然而他且完全无法反驳对方,只好移开了视线,小声地回答:“是……是啊……”

“我喜欢你。”

看着面前难得坦诚又害羞得快要冒烟了的天月,伊东歌词太郎感觉自己的内心好像被什么温暖柔软的东西包围了。他伸出手,掌心还有因为刚才跑步而留下的温热,捧住了对方的脸颊。

“谢谢,我也是哦。”

双唇相贴。

这个亲吻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激烈。仿佛想要知晓对方的一切,又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爱意都传达给对方,变得难舍难分。唇舌之间的触碰和缠绕间,明明两个人都没有吃过糖却比任何糖果都要甜蜜的味道扩散开来,直达内心。交织在一起的气息渐渐变得急促,但都舍不得放开对方。

终于在两人都喘不上气时,他们才不舍地分开了纠缠的唇。

天月顾不上擦去嘴角的唾液,大口地喘着气,抱紧了同样呼吸急促的伊东歌词太郎。

“歌词太郎,我喜欢你哦。”

“嗯,我也是。”

我爱你。

哪怕只有现在也可以,让我呆在你的身边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