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假日

*之前的30fo点文

*并不是十年后而是五年后

*同(jie)居(hun)设定

*想了半天也觉得本来就是老夫老妻的这两个人就算过了几年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

*超短

*拉灯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天月重重地倒在了沙发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脚边的rua因为好久不见的主人回来兴奋地叫着,不过他实在是没有精力陪它玩儿了。

随着知名度的提高,最近的live和别的活动越来越多。能被越来越多的人听到歌声他超级开心,但相对的他的体力也有些跟不上了。

真想知道为什么某个三十岁的大叔(自称)还能保持那么好的体力。

天月摸着窝在自己肚子上的铃,忍不住怨念地想。

不过今天和明天是难得的假日,总算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不只是这样,今天那个家伙也要结束路上live回来。

“歌词太郎,好慢啊……”天月看了一眼时钟,忍不住对膝盖上的两只白猫抱怨,感觉眼皮快要搭在一起了。

睡十分钟好了……

等天月醒过来的时候,自己的腿上的白猫们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毯子。察觉到主人想要起身的铃灵巧地从天月身上跳了下来,在沙发上蜷成了一团继续睡了起来。

他站起身,寻着断断续续的吉他声走进了隔壁房间,好久不见的恋人正坐在地上拨弄着吉他弦,时不时的在纸上写些什么,两只白猫安静地窝在一边。他走到了那人身边,在对方抬起头时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

“欢迎回来。”天月跪坐下来,环住伊东歌词太郎的脖子,“辛苦了。”

把吉它放在一边, 伊东歌词太郎伸手揉了揉天月毛茸茸的脑袋。

“我回来了。”他在天月的耳边轻声说,感觉到天月蹭了蹭自己,忍不住笑了。

“天月都那么大了,还是好爱撒娇啊w”

“有什么关系……”天月直起身,额头抵着对方的,“反正是歌词太郎,撒娇一下也没有关系。而且,”说到这里,手臂不自觉地收紧了一些,“好久没有见面了。”

“会想我吗?”伊东歌词太郎看着眼前那双眼睛。

“那还用说吗!”天月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不满又好像是撒娇,“当然想、呜嗯……”

在说完之前,天月的话就被伊东歌词太郎打断了。因为惊讶瞪大了的眼睛对上了对方笑咪咪的细长眼睛,天月忍不住腹诽伊东歌词太郎的狡猾,又忍不住温顺的回应起来。

比刚才蜻蜓点水的亲吻更加的深入,急切又温柔地亲吻着对方,唇舌不断地分开又马上相贴,在喘息间发出让人害羞的啧啧声,最熟悉不过,让人安心的气息萦绕在周身。

在天月因为喘不上气而憋红了脸时伊东歌词太郎才不舍地放开他,平复了一下急促的呼吸。

天月又一次环紧了伊东歌词太郎,用还喘着气的甜腻声音在伊东歌词太郎耳边轻声呢喃:“我明天、休息哦……”



第二天天月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伊东歌词太郎已经完成了三只猫的铲屎官任务,似乎还顺便为天月代劳了rua的饮食。此时正坐在昨天的位置作曲。听到被料摩擦的声音,他回过头,对还埋在棉被里的天月道了一声早安。随后把怀里的吉他放到一边,起身帮天月拿出了衣物递给他,然后坐在了床边。

天月打着哈欠坐起身,接过对方递过来的衣物,回道了一声早安。

“腰会酸吗?”

“还hao……”回答说到一半才想起昨天的情景,后知后觉地红了脸。

伊东歌词太郎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揉了揉他因为刚起床更加乱的毛发。

“已经这个时间了,要吃午饭吗?”

“嗯……”

“千里眼?”问出问题的同时伊东歌词太郎看了一眼时钟,“这个时间人还挺多的呢……”

“那正好。”一边穿衣服的天月一边回答伊东歌词太郎,“我今天也不太想出门。”

“啊,果然腰很酸吗?”

“……///”

看天月因为自己的话而忍不住红了的脸,伊东歌词太郎笑了起来。

“啊!”像是想起了什么,伊东歌词太郎突然站了起来,“那么今天的午饭就交给我来做吧!”

“诶?!”

最后为了两人的健康着想天月还是点了外卖。【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