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是一坨大槽娘

头像by兽灵 超好看qwq

 

【甘党】短段子

给@蒜郎 的生日礼物(虽然其实已经过了(X

*OOC

*与三次元无关

*听完花信风睡不着的产物

*还是那句话不要打我

*除了孙女儿

*很多bug我造

*OOC

天月从队伍中间探出头,往前张望了一会儿,然后又缩回了头。

“还是好长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都已经排了两个小时了但是总觉得队伍根本就没有动不是吗……”

明明好不容易我们两个都有时间能出来的说……

这么想着,天月有些不甘心地鼓起了脸颊。

“毕竟千里眼的拉面很受欢迎嘛。”伊东歌词太郎无奈地笑了一下,看着面前像一只垂下了耳朵的猫咪一样的天月。

啊好可爱,好想揉一揉wwwwww

虽然这么想了,但是伊东歌词太郎却没有付诸行动。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是一直黏在自己和天月身上的视线实在太刺人了的缘故。

这种状态下真是什么都不能做啊……

“天月君,要不我们换一家店怎么样?”

“诶?”天月有些惊讶地瞪着伊东歌词太郎,“那刚才的两个小时不就白费了吗……”

“这么长的队伍,感觉还要排很久呢……天月君接下来还有彩排吧?live的。”

“唔……”天月看了看队伍尽头千里眼的大招牌,吸了吸鼻子,“那,就换一家吧……”

啊,好可爱www

从长长的队伍里脱离出来,两人走在小路上。明明刚才店门前队伍那么长,去往千里眼的这条小路却人烟稀少。

伊东歌词太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从刺人的视线里逃脱出来让他稍稍放松了下来。

“……嗯?”

手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伊东歌词太郎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握住自己的那只手,又看了看天月通红的脸颊。

“反、反正……你就是想干这种事的对吧!”可能是害羞,也许是紧张,总之红透了的天月结结巴巴地这么说着,自带电音地声音带上了软糯的感觉。

如果这个时候天月君有尾巴的话大概会紧张地不停拍地面。

伊东猫奴太郎这么想着。

“呼呼……”

忍不住笑了起来,逗得面前的猫咪恼羞成怒地喊:“啊啊啊笑什么啦!”

“不,只是觉得,天月君实在太可爱了。”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伊东歌词太郎用另一只没有被牵住的手摸了摸天月的头。

“唔……”

天月摸了摸刚刚被拍的地方,感觉自己刚刚好像被当成猫咪对待了。

“说起来天月君,手好冷啊。”

“诶?嗯……今天比较冷嘛……阿嚏!”

“啊啊,这样不是要感冒了嘛……”

天月揉着自己的鼻子,摇了摇头:“不会不会,我身体好得……唔?!”话还没说完,脖子上就传来了一阵温暖的柔软触感。

“围巾,先借给天月君戴吧。”伊东歌词太郎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歌词太郎桑不冷吗?”天月把红透了脸埋进围巾里,闷闷地这么问。

伊东歌词太郎握紧了那只冰冷柔软的手:“不会不会,因为有天月君在啊。”

这个人!超狡猾的!!!

天月有些泄愤地回握回去。

“啊……”

“怎么了天月君?”被身边的人吸引了注意,伊东歌词太郎疑惑地问。

“围巾,有歌词桑的味道……”

天月抓着围巾,用力闻了闻,自言自语道。

“……?!”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隔着围巾传来了柔软的触感,那股围巾上的气味更浓了。

等等等等等等这个人到底在大街上做什么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吗?”过了一会儿,伊东歌词太郎抬起了头,“我没有闻出来呢……嗯?天月君怎么了?脸很红啊……”

“没没没没什么!啊啊啊说起来肚子好饿我们快去吃饭吧!吃饭!!!”

伊东歌词太郎这家伙是笨蛋吗!笨蛋太郎!!!

快步拉着伊东歌词太郎往前走的天月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了。

伊东歌词太郎有些好笑得看着天月爆红的耳尖。

“天月君。”他停下脚步,拉住或许为了掩饰害羞而快要跑起来的天月。

“干唔……!”天月回头的那一瞬间,遮住脸颊的围巾被往下拉了一下,而那股围巾上的味道却却所未有的浓烈。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细长的眼睛好像奸计得逞般眯了起来。

嘴巴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使得伊东歌词太郎毫不费力地侵入到了天月的口腔内部。他看着天月那双因为惊讶而瞪大的眼睛,感觉自己内心的喜爱正不断的膨胀起来。

啊,天月君果然好可爱……嗯?

让伊东歌词太郎没有想到的,大概是反应过来的天月不但没有因为害羞而反抗,反而闭上眼睛,环住自己的脖子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环住自己的脖子的双手,一只被自己的手捂热了,还有一只却还有一些凉。眼前人的鼻子和自己的鼻子蹭在一起,彼此交换着对方的气息。伊东歌词太郎看着天月微颤的睫毛和通红的脸,心里柔软的爱意快要溢出来了。

真是可爱的犯规啊,天月君。

一吻结束,两个人都还微喘着气,但是谁都不肯放开对方。

天月把下巴搁在伊东歌词太郎的肩膀上,忍了好久的话语终于说了出来:“好想歌词太郎桑……”

原本清爽的少年电音带上了甜腻的味道,柔软地敲击着伊东歌词太郎的心脏。

“明明每天都有通电话line?www”

“那不一样嘛!”天月吸了吸鼻子,“不一样嘛……歌词桑难道不是这样想的吗?”

“怎么会,”伊东歌词太郎稍稍放开天月,额头轻抵着他的,“我也是哦。”

———

“说起来天月君说围巾上的我的味道是什么味道?wwwwwww”

“啰嗦!大蒜味啦!////////////”